慧聪网首页 > 通信行业 > 国内资讯
2000万黑手机:恐龙、兔子和老鼠比赛
 
慧聪网   2005年8月17日15时33分   信息来源:中国经营报报业集团-中国经营报    

  “洗牌”没有到来,反而诱惑了一片乱军杀入丛林中。

  几天前,位于深圳上梅林的协享手机连锁店已经无法按捺愤怒。店主在店外挂出一块“以下品牌手机为‘黑手机’,警惕购买”的告示,其中列出至少七八款“黑手机”标识,以此表明自己的专业和“正版”身份。

  但愤怒是苍白并且无力的。就在协享不远处,几家专营“黑手机”的老板店生意正红火。

  协享深圳区总经理周净对“黑手机”带来的压力感到极为无奈。他说,不仅是上梅林这样较为偏远的市场,即便是深圳最为繁华的商业区华强北,“黑手机”的盛行亦让协享、恒波、易天这样的专业连锁店感到四面梦歌。

  据他估算,市面上流通的“黑手机”几乎占据了全部手机1/3以上的份额。也就是说,如果今年手机市场容量仍保持6000万部的话,有近2000万部为各种来头的“黑手机”。

  “如果款式功能差不多,价格更便宜,品质也没什么问题,你说‘合法’重要吗?”在手机经销商爱施德做过市场负责人、后来转道代理国产手机的饶小波告诉记者,现在“黑手机”的定义已经不局限于前些年流行的“水货机”(即走私机),杂牌机、贴牌机、套牌机(类似于汽车套牌)的盛行正在昭示着游离于“牌照”之外的民间力量的崛起。

  这个行业自有一套适者生存的法则。

  “黑手机”的狂欢盛宴

  赚钱重要,还是谋一个“法定”的身份重要?

  “这款手机多少钱?”在深圳华强北远望数码商城一个不足3平方米的柜台前,记者指着一款不知名品牌的滑盖机向摊主询问。摊主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麻利的拿起柜台上的计算器按出一个“1500”的数字伸向记者。与时下三星的滑盖手机相比,这台款式极为相近的手机的价格已经少了上千元。

  据一位摊主说,仅远望数码商城,通过这样的方式,每月的黑手机交易额是1亿元左右。而这只是深圳黑手机市场的一角,在整个华强北电子产品集散地,每年的黑手机交易数量大概就在1000万台左右。

  走私过来的“水货机”已经不是黑市上的主流。在手机市场上打拼多年的饶小波说,如今贴牌、杂牌、套牌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大。经过几年手机市场的磨砺后,他们瞅准了品牌厂商业绩下滑、利润压力巨大、无暇转身的空当,“无牌”人士们开始转身做起了贴牌的生意:通过向产能过剩或者正在停业休整的牌照企业购买信息产品部下发的入网许可证,然后以贴牌的方式生产贴牌手机。

  贴牌手机的生存空间还在于,由于购买一个入网许可证要30元左右的成本。精明的贴牌商在购买一套入网许可证后,再克隆出数套入网证,由此节省下可观的入网检测费。据远望数码城某摊主介绍,这样的套牌机一般在首信、大显、CECT、多普达等品牌上出现频率较高,而且销路甚好,“内地的人都到这里批发”。

  由于功能、款式、价格并不亚于品牌厂商,市场面上干脆流行起了没有任何品牌依托的杂牌机。“比如Suncorp、Mytop、龙腾、Sprint等。”饶小波说,“这些牌子,有些是说不清来源的韩国水货,还有些索性就是国内小手机生产商随便贴的牌子。”

  记者看到,在远望数码商城中销售的水货机、贴牌机、杂牌机大都比正版手机的价格低几百到上千元,而款式、功能并不逊色。一位从经销商起家,如今开始做贴牌手机生意的刘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入网检测费一款机型至少需要100万元,摊销到一款销量较好的手机上的成本为50元。“50块钱正好是现在品牌厂商可以给终端销售一部手机的利润。”他说,如果这些费用转移到下调手机价格、以及补充终端销售利润上,竞争力就会几倍的放大。

  适者生存的游戏

  贴牌人士刘先生对记者说,做手机,其实已经到了一个挑战生存的时期。他过去代理与销售过各种品牌手机,并在国产手机没落之前适时“收手”。几年下来,他总结说,贴牌机的生存在很大程度上暗合了手机这个行当目前的生存环境。

  “现在做手机谁赚钱?”刘先生向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该数据显示,四大手机设计公司已经成长为手机产业链中的重要环节。在TCL、波导、夏新等国产巨头一片预亏的哀怨声中,德信、龙旗、晨讯希姆通等手机方案公司在上半年的净利润却分别达到1820万美元、1250万美元、2550万美元。

  “这说明,手机产业链配套环节已经非常成熟,而民间的资本力量也非常巨大。”该人士说,由于设计公司的成熟、以及珠三角手机配套产业链的完善,为不少原先在手机行业中率先完成财富积累的经销商娴熟介入手机产业提供了良好的对接平台。

  饶小波说,由于有多年的市场经验,贴牌手机商大都反应灵敏,在最快的时间内跟踪到最流行的款式,或者模仿三星、摩托罗拉诺基亚等大厂商的新款手机,“一般来讲,他们从跟踪到一款产品,再到敲定一个设计方案、开模、生产只要两个月时间,正规的国内品牌厂商则需要六个月左右,价格还要贵很多。”

  并且,贴牌机们的渠道亦简单易行。“一个批次并不生产很多,好机型生产一二万台,有的甚至几千台,生产完以后在全国几个省有定点分销。或是在深圳、杭州的通讯市场直接批发销售,效率之高让人叹为观止。”饶小波。

  据饶说,贴牌商给分销商一般都是买断制,由于产品批量小、销售快,送货方式灵活,即使不保价,经营风险也并不大。为了维护信誉,贴牌商甚至还对“黑手机”进行一个月的保修,“现在手机技术不像早年,性能要稳定得多”。因而,这种灵活有效的“黑手机”销售模式在二三线的城市的经销商中获得相对好的口碑。饶说,与国产手机的亏损相反,“我不少做‘黑手机’的朋友都赚到了钱。”

  恐龙、兔子和老鼠

  “我不会去拿手机牌照的。”前述刘先生说,但他对自己的“投机”身份亦不甚着急。他的逻辑是,必须按照行业的生存法则去生存,“没准,牌照一放开,我们这些‘黑道’就变‘白道’了,而原来的‘白道’都没活下来——这是很有可能的。”

  事实上,刘已经开始参股一些手机设计公司,并有自己的手机模具厂,并让部分核心经销商在自己的公司中参股,以快速形成整合能力。

  在刘先生的生意经中,他已经和TCL、波导等一线品牌做起了生意。他透露,由于推出新品的速度跟不上,今年第三季度开始,一些国产一线品牌的新款手机其实已经有不少是出自贴牌厂商。

  有业内人士认为,也许不应该漠视“黑手机”套牌、漏税等“黑道”手法的盛行,但是,从管理与整合能力的角度看,黑手机的确给正规厂商上了一课。

  大多数品牌厂商在一款新机型的推出上,仅确定一款方案就需要在流程上走一个多月。而贴牌者往往是老板现场拍板,在更新如此之快的手机行业内,快,就意味着成功了一半。

  “洋手机学中国人学得很快。”饶小波说,2002年被国产手机打得很痛的洋品牌在2003年下半年后把渠道扁平化再次发挥到了极至——采取“直供”等模式。同时,款式上也大受启发,推出更为新颖的花样手机。与此相反的是,此后的国产手机开始变得保守和迟钝,不仅渠道管理出现混乱,对市场的反应亦远远落后于洋品牌,而这给了“黑手机”留下了巨大的机会。

  “我们的对手就是洋手机,他出一款新机,我们马上跟进,价格比他低很多,性能也稳定,当然有市场。”刘先生说,他们新上市的一款MP3手机要比洋品牌同等机型低近两千元。

  饶小波说,这是一次恐龙、兔子与老鼠的赛跑:百年老店的洋品牌是恐龙,兔子是国产品牌,“黑手机”为老鼠。老鼠获胜的法宝在于灵活,而兔子“灵活不过老鼠,总该比恐龙要灵活一些吧?”

 
 
评论    【推荐】 【打印】 【论坛
 
 
[热门关键词]:黑手机 市场 水货 
特别推荐: 
· [专题]拍照手机将蚕食数码相机市场?
· [专题]科健爆特大财务丑闻9月1日被迫退市
更多精彩:
· [专题]熊猫马志平被捕 10亿黑洞三大悬疑
· [专题]中移动海外扩张 收购路线图初现
 相关文章 更多 
·黑手机占市场1/3份额 苏宁向"黑"宣战  (8.9 16:18)
·1500万黑手机侵蚀市场 苏宁重拳打黑  (8.5 14:46)
·黑手机侵蚀市场 苏宁电器重拳打黑  (8.5 13:52)
·三重保险防盗手机 黑手机时代将终结  (8.4 10:15)
·50万部黑手机闹京城 抢厂商10亿市场  (8.2 8:0)
·黑手机闹京城 一年抢走10亿元市场  (8.1 13:22)
·黑手机与二线品牌夹击 老国产形势紧  (8.1 11:24)
·黑手机洋品牌夹攻国产手机多元化战略  (7.29 9:13)
·国产手机应对黑手机、洋品牌两面夹攻  (7.29 8:23)
·治理“黑手机”先要斩断其渠道来源  (7.27 15:41)
 我来评两句〖查看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法律责任
·本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删除其管辖留言内容
·您在本网的留言,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昵称:匿名
 
分类广告  
产品交易市场
[求购] 大量短信卡
[求购] 网络分析仪
[求购] 电话限时器
[求购] 来电显示电话机
[求购] 中文P/TD电话机
[招标] 交警队通信系统
[招标] 社保触摸屏等设备
热点专题
“简单”线缆复杂应用
你家楼顶的基站安全吗?
高通反诉讼诺基亚侵权
光通信技术与市场研讨会
手机配件:一个都不能少
第四届电信增值业务论坛
首部短信法规近日将出台
行业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