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中国现代印刷之父王选昨病逝

2006/2/14/11:10 来源:新华社

   本报讯 据广州日报14日消息 昨天,记者从北京大学获悉,昨天上午11点零3分,被尊称为“中国现代印刷之父”、“当代毕?”的两院院士、北大教授王选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协和医院逝世,享年70岁。王选开发了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让中国告别铅字印刷,他是继黄昆后第二位因病故去的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

  王选——“现代毕?”

  王选出生于1937年,是江苏无锡人。在汉字照排系统开发方面成就显著。王选和他所领导的科研集体研制出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为新闻、出版全过程的计算机化奠定了基础,被誉为“汉字印刷术的第二次发明”。

  1992年,王选又研制成功世界首套中文彩色照排系统。先后获日内瓦国际发明展览金牌、中国专利发明金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奖、国家重大技术装备研制特等奖等众多奖项。1987年和1995年两度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85年和1995年两度列入国家十大科技成就,是中国国内唯一四度获国家级奖励的项目。王选本人被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2001年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王选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2003年3月在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上当选为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科技成就

  他让中国告别铅字印刷

  王选是著名的计算机应用专家,主要致力于文字、图形、图像的计算机处理研究,由于他的科学研究及基于此的广泛应用,引发了我国的印刷革命。

  彻底改造我国铅字印刷术

  从1975年开始,王选主持我国计算机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和以后的电子出版系统的研究开发,跨越当时日本的光机式二代机和欧美的阴极射线管式三代机阶段,开创性地研制当时国外尚无商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统,针对汉字印刷的特点和难点,发明了高分辨率字形的高倍率信息压缩技术和高速复原方法,率先设计出相应的专用芯片,在世界上首次使用控制信息(参数)描述笔划特性的方法,并取得欧洲和中国的相应发明专利。这些成果的产业化和应用,开创了汉字印刷的一个崭新时代,引发了我国报业和印刷出版业“告别铅与火,迈入光与电”的技术革命,彻底改造了我国沿用上百年的铅字印刷技术

  激光照排达国际先进水平

  同时,他又相继提出并领导研制了大屏幕中文报纸编排系统、彩色中文激光照排系统、远程传版技术和新闻采编流程管理系统等。这些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在国内外得到迅速的推广应用,使中国报业技术和应用水平处于世界最前列。

  占领90%以上的市场

  20世纪80年代初,王选院士便开始致力于研究成果的商品化、产业化工作,成功闯出一条产学研紧密结合的市场化道路。使得汉字激光照排技术占领国内报业99%和书刊(黑白)出版业90%的市场,以及80%的海外华文报业市场,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权威访谈

  打假院士揭露学术骗局

  一个月前,记者采访何祚麻院士时,他就评价说,“中国古代四大发明的真正继承者和开拓者只有王选,说他是当代毕?当之无愧。”昨天,何院士得知王选去世的消息后惋惜地告诉记者,王选是当今中国科技界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之一。“王选的去世完全可以说中国科技界缺少了一个灵魂人物。”

  促进中文短信诞生

  “很多人提到王选只想到他发明的激光照排,以为这只是一个技术,其实他发明的是一个原理,一个理论分析,而这个原理到处都在,括今天现代人最熟悉的中文短信和中文电子邮件。”

  何祚麻解释说,如果没有王选发明的这个原理,要把汉字或照片等图形变成电子文件,是需要花很多数据的。他的贡献在于用少数、有限的编码信息来记录一个复杂的汉字或图片。

  同为京剧票友

  “我跟王选结识起码有二十多年了,他跟我都是上海南洋模范中学的校友。”中科院院士何祚麻昨天告诉记者,在南洋模范中学举行校友会时,王选说自己是该学校读书年限最长的学生,过去南洋模范中学包括幼儿园、小学等等,“而他从幼儿园起就在这个学校,一直读了十多年,谁的年头也比不上他。”

  “他也是京剧戏迷,跟我是同好,我们曾经一起去长安大戏院看戏,他特别着迷‘冬皇’孟小冬的唱段,他曾经送给我一盘‘冬皇’的磁带。”

  王选也是打假院士

  一直以“打假院士”著称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麻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把媒体送给他的“打假院士”称号送给了王选院士。他说,作为两院院士,王选同样热衷于揭露学术界的骗局和陷阱。

  2005年6月14日,《科学时报》报道了河南大学某教授获得国家科技发明一等奖的消息后,引起了王选院士的重视。曾经是2001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的王选院士敏感地注意到报道中提到的“第六届国家科技成果进步奖一等奖”及“第六届国家专利技术发明奖二等奖”并不存在,于是,王选院士通过秘书给该报编辑部打来电话,请编辑部进一步查实。

  “我作为负责该报道的记者跟踪采访了这个事件,经过一系列的调查核实,最后证实这果然是场骗局。”《科学时报》记者任黎明告诉记者,王选院士的一个提醒揭露了这样一个骗局。据北京晨报

  新闻内幕

  不当太上皇出面平方正内乱

  “我不是企业家,我只是一个对市场有判断能力的技术专家”,作为方正永远的精神领袖,王选生前谨慎地规范着自己的影响,只有在方正内部爆发严重的派系斗争的时候,生性淡泊的他才会现身前台,这时的王选,不怒自威。即便在担任香港方正董事局主席的日子里,方正人也是以“老师”称呼王选,这个称谓很快在整个中国IT产业内成为习惯。而王选当时保持了冷静,“我知道我的优点,我知道我不行的地方,我也知道我已经60岁了,在计算机这种新兴领域里,60岁很难跟得上技术的迅猛发展,我这个年龄容易阻碍年轻人的发展,退下来后绝不做太上皇。”王选此后确实没做“太上皇”,他很快地退出了方正核心权力层。

  奉行“精神胜利法”

  从1975到1993年的18年间,王选每周工作65小时,没有周末与节假日。但苦中做乐,他有自己的“精神胜利法”。1985年王选来到香港,看到高级商场中一些人在买高档首饰,王选当时工资奇低,“但我忽发奇想,觉得历史将来会证明,这些买高档物品的人对人类的贡献,可能都不如我王选,当时我一下子感到有一种强烈的自豪感,后来我把此称为‘精神胜利法’”。王选的预感,在21年后被充分证明。

  他几乎捐出了所有奖金

  王选当时没有预计到的,是他过去20年获得的诸多荣誉。顶级科技大奖就有二十余项,500万奖金的重奖曾有两次,但他把奖金几乎全捐了出去,自己依旧过着堪称简朴的生活。理由是“工作是大家做的,我不能一人独享”。他生前的另一段表述则是:“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牢记家训做个好人

  王选父母早年的教诲是,要有成就得先做个好人,这条家训王选从未忘记。他的成就与善良有所回报,昨天的中国互联网上,“好人”王选极尽哀荣。新浪、搜狐等所有中文门户网站都开通了悼念王选专题,北大网站开通了网上纪念馆,数以万计的网民自发上网感怀留言,在习惯意见纷争的互联网上,这种一边倒的怀念与赞美相当罕见。据北京晨报

  真正的创新者一路走好!

  “真的太突然了!”“除了悲痛,还是悲痛!”“一代创新宗师,沉痛悼念!”“当代毕?,耗尽毕生。”“真正的创新者,一路走好!”……网友2月13日以各种形式,对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王选的逝世表示哀悼。

  一生追求人格完美

  王选的一生,是对创新孜孜以求的一生。上世纪70年代末,在国家的组织下,是他大胆提出跳过正在攻关的第二代、第三代照排机,直接研制当时尚无商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统。

  王选的一生,是追求人格完美的一生。尚在盛年,他毅然退出科研第一线,全力扶持青年科学家。“要想做好学问,先要做个好人。认识自己的不足,懂得要依靠团队,千方百计地为优秀的年轻人创造条件,使他们脱颖而出。”晚年的王选更是多次呼吁,要鼓励创新,支持创新。他敢于直面现实,抨击不公正现象:“一个科学家如果经常在电视上出现,那么他的科学生命也就结束了。”

  敢于独辟蹊径的勇气

  正如一位专家所说,王选等人不仅具有广博的科学知识功底,更有敢于在别人不曾走过的原野里独辟蹊径的勇气。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几十年如一日、拼搏在科学前沿的信心与毅力;看到了历尽磨难、矢志不渝的坚定信念;看到了面向国家需求,急国家之所急,想民族之所想的爱国情怀;看到了诲人不倦、提携后进的崇高品格。据新华社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