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WCDMA违规网叫停内情 3G发展风险不能低估

2006/2/20/10:32 来源:通信产业报 作者:陈晓林
    [导读]278个字,似乎直到今天业界才真正领悟到,信息产业部王旭东部长为何在报告中用这样的一段文字来描述2006年的中国3G发展规划

  2月13日,新华网转南方某媒体报道称,国家发改委、信息产业部已联合下文,责令运营商叫停和拆除违规建设的WCDMA网络。

  一周后,国际著名投行高盛在其报告中披露,信息产业部已指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网通分别选择城市开始TD-SCDMA试验商用网测试

  《通信产业报》致电信息产业部,一位主管相关规划的处长证实了上述消息,并表示,在叫停WCDMA文件上清楚表明国家对待3G建设会有统一规划,并由几个部门共同来完成,“但目前关于3G问题,决策部门尚有诸多问题未能解决。”

  回忆去年底王旭东部长工作报告中提及3G的278个字,我们可以发现这样几段文字:“为务实推进我国3G的发展,监管部门要……统筹兼顾、全盘考虑。”“运营企业要……做好网络建设、业务开发、市场培育等方面工作。”

  显然,主管部门已经在如此操作了。

  有专家指出,尽管中国3G规划从今年开始步入关键的实质操作阶段,但整体规划中的“主体”依然看不清楚,“比如,如何为3G建网埋单?谁来承担相应的运营?”

  进退之间

  据记者了解的情况,早在今年春节前,国家发改委、信息产业部就已经来到广东等地调研,着手清查和拆除违规WCDMA网络建设工作。

  “一过春节,我们就接到有关文件,目前,我们的WCDMA网已全部停止运行。”四川移动相关人士在接受《通信产业报》采访时表示。

  而福建移动一位负责网络建设的工程师则对记者表示,“建WCDMA肯定是直接上R4,而就目前的网络而言,我们还只是在共享网元上留足了接口。”他同时表示,若仅在网络后向上准备,并称不上是“建了WCDMA”,因为“WCDMA真正象征是前向无线部分。”

  网通总部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中国网通在3G网建设方面一直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来执行,但他同时也认为,一些地方公司的做法总部有时并不知情。他还带有“玩笑”色彩的指出,“从本次清查的WCDMA网络来看,似乎也不排除有固网运营商建设的,因为我们若建移动网络似乎‘隐蔽性’更差,也更容易被发现。”

  对此,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副主任朱金周表示,发展3G面临的风险绝不可以低估,3G技术使用程度,3G市场开拓,用户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接受,都有待于进一步开发和验证。“急功近利不仅给运营商带来投资风险,而且要影响3G将来的信誉。因此,在3G问题上,不允许存在阻碍国家产业统一布局的事情发生。”

  与此同时,有媒体援引一位参与3G测试的内部人士透露,TD-SCDMA阶段测试的时间表和规模已基本确定,半个多月后就将开始建网,名称定为“TD-SCDMA规模网络技术应用试验”,试验网用户数不低于1万户。

  随后,凯明公司总裁余玉书、大唐移动终端产品线总经理刘积堂分别证实,除北京和上海之外,TD还将选择其他几个城市进行规模不小的商用试验。

  但广东某移动分公司负责人还是向记者表示出了其对于TD网络大规模供货的担心,“据我们了解的情况,目前能够提供设备的厂商在规模量产方面仍不能让人放心。”他同时提出建议,可以在现已建的WCDMA网络基础上,改造为TD-SCDMA,“这样仍可以保障商用检测指标的实现,同时也会避免因拆除WCDMA网而带来的资源浪费。”

  埋单之谜

  “此次违规WCDMA网叫停,对我们的损失是比较小的,因为这些设备基本是各大设备企业埋单。”该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他指出,对于相对成熟的WCDMA而言,在建网初期由设备商先行提供一部分设备几乎已成为双方的一种“默契”,“运营商可能会采取这种合作模式,降低一定的风险。”而TD-SCDMA似乎就没有这么简单了。“且不说TD设备商本身实力不济,单就选择TD而言,对运营商都是一种艰难抉择。”

  据百纳咨询报告分析,3G网络建设费用一般括:无线接入网、主干线、传输网和服务网等。其中无线接入网是总投资比例的70%,其他三部分网络投资约占30%。报告指出,由于WCDMA网络不仅需要重新架设基站,而且由于WCDMA网络与GSM网络在覆盖特征上存在一定差异,新的站址资源支出将难以避免,因此,新建WCDMA网络的投资成本会比较高。而从已建网络的情况来看,CDMA2000升级为3G网络的单线升级成本仅约为20美元左右。

  对于TD-SCDMA,业界曾盛传两种为其“埋单”的模式:其一,由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三家运营商共同出资,成立股份公司,合建TD网络,然后由股份公司单独经营;其二,完全由国家财政部划拨专款,建成后交由某家“实力运营商”运营。

  被认为最有可能承担TD运营的中国电信,其总裁常小兵此前也曾在公开场合透露了多种3G网络建设可能的投资方式:有母公司租赁投资、上市公司租赁投资、母公司和上市公司分担投资等,“这些都是可以探讨的方案,但都没有定论。”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对《通信产业报》表示,3G三种制式在建网过程中,并非只是单纯地由运营商来承办,其中肯定要涉及国家扶持力度、运营商不同投入方式以及对国内制造商相关倾斜等多个层面,“因此,TD-SCDMA将来的建设状况似乎更具有优势。”

  谁是TD的“实力运营商”?

  那么,究竟由谁来运营TD-SCDMA,才能如信息产业部奚国华副部长所言,是“有实力的运营商”呢?

  若采取排除法来分析,业界普遍认为,中国电信将很有可能运营TD。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移动实力最强,但考虑到国资委一直将其视为进军国际一流企业的标杆对待,让其采用并未在国际上通行的TD-SCDMA标准,似乎有些不妥;同时作为基本面最好的运营商,决策部门也必须考虑中国移动3G标准选择对资本市场带来的巨大影响。而中国联通已被刻上CDMA烙印,中国网通似乎仍处于实力调整阶段。“因此,渴望移动运营,且公司各层面向好的中国电信应该成为最合适的人选。”

  也有网通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奚国华副部长在网通2006年工作会议上,也曾向网通透露过“国家正考虑选择有实力的运营商运营TD”,但网通显然并未“接招”。

  花旗集团中国研究部主管薛澜则表示,一边倒认为由中国电信来承担TD的说法目前看来似乎不再牢靠,中移动也成为可能接牌的选择对象。“这种对形势判断的微妙转变,使得中国电信的股价在经过2005乏善可陈的徘徊之后,开始慢慢颠覆中国移动一枝独秀的局面。”

  另有长期关注中国电信改革的专家指出,中国移动源自中国电信,而常小兵又来自中国联通,这种错综复杂的“血缘关系”似乎也预示了,由中国电信运营TD似乎将从一定层面上规避2G时代GSM与CDMA竞争的惨烈景象,“而良好的竞争环境,显然对TD的运营是最有利的。”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