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北电颜子煜:化繁为简的转型战略

2006/3/28/10:32 来源:慧聪通信网

    2006 全球NGN高峰论坛于2006年3月28日-30日在北京召开。慧聪网通信行业作为本次论坛的支持媒体,将全程直播大会的进展情况。图为北电网络(中国)有限公司下一代网络市场总监颜子煜在演讲。

   

颜子

北电网络(中国)有限公司下一代网络市场总监颜子煜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早上好,非常感谢今天有这个机会能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些关于下一代网络的发展。戴处长做了一个非常完善的介绍,大家听完了都有一个感想,干我们这行很不容易,这么多标准,这么多新的东西日新月异的出来。

    今天的主题是标准,在过去几年NGN实施当中,实施是标准,有其它因素要考虑,所以今天作为第一个发言的厂商,我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除了对标准的思考之外,还有一些在NGN实施过程中要考虑的各种各样的因素。     今天我演讲的主题是“化繁为简”的转型战略,大家知道北京有一个新的口号,就是北京科技化繁为简,今天的主题要讲的是整个企业的转型,也是今天业界大家都在关心的课题。在开始跟大家探讨之前,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今天这么多新的技术标准出现,新的日新月异的变化,大家觉不觉得困惑,大家有困惑的请举手,好在业界有一个比较知名的人士也这么说,大家知道这位先生是叫Vint Cerf,他讲过这么一句话,也曾经引用过的,就是说面对这些日新月异的变化,如果不感觉困惑的话,除非是你并不知道所发生的变化,也就是说连互联网都会感到很困惑,国内有一个所谓摇滚乐之父讲过这句话,“不是我不明白,因为世界变化太快了”,就是我们的崔健先生,异曲同工之妙。     面对今天很多新的技术出现,今天演讲的内容用四个字概括,“危机融合”。什么意思呢?今天跟大家分享四个方面,一个能看到今天电信业所面临的挑战,不仅是标准有日新月异的变化,包括产业的融合,电信运营商所面临的下降的困境,在这当中也看到一个机遇,既有危又有机。后面跟大家介绍一个融合,也需要多方面的配合,标准是非常基础的基石,再介绍一下我们的转型过程,能够化繁为简。 
 
    首先大家看到整个世界真是日新月异的变化,在所有的困惑当中有一个东西我们是非常清楚的,也就是电信运营商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我们的ARPU,平均每月的收入有不断下降的趋势,下降比这个更高一点是我们的客户在流失,也就是说ARPU下降到零,面对这样的挑战怎么办,是不是大家不再讲电话了,或者大家对通信的需求减少了呢?其实不是,反而是需求大大增加了,尤其针对固网运营商来讲,在这个机遇中反而看到利润在不断地下降。整个社会在变化,用户的行为模式在变化,最近我听广播经常听到80年代的时候,电视是黑白的,牛仔裤是喇叭口的,巧克力是酒心的。我也想加一句,“80年代打电话是要走后门的”。今天整个业界的变化非常大,年轻人很少花时间在家里面,以至于我们家里的固定电话很少用,大家都用移动电话,商务人士也花更多的时间在路上,以至于我们桌面的电话以及桌面的电脑慢慢被移动化,这种情况底下尤其是固网运营商受到的冲击很大,呈下降的趋势,如果把这个曲线拉回来,需要有一系列新的业务,这里面包括一些基于视频的,基于多媒体的业务,这是通信新的增长动力,就是从单纯的话音到一个融合的多媒体。

    业务的趋势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是从原来以接入社会为中心,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网络,每一个业务的建设是针对于某一类的终端,比如说手机、PDN,电脑设定的,将来的业务发展趋势有很大的变化,以设备为中心转化为用户为中心,一个用户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接入,什么样的设备,什么样的网络,不管是本地还是漫游到异地,都能享受到一个业务,这样的业务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能够是多媒体完全有个性化的业务,今天所面临最大的挑战是能做到这样的业务,我们今天的网络是非常难来支持这样的业务结构。因为我们今天有固网,有移动网,有有线电视网络,所有的网络都是孤岛的网络,每一个网络有自己的一套标准存在,也存在了各种各样的标准,移动有3G,数据网方面有ITU,有非常多的标准,各种各样的标准会独立发展。针对每一个网络来讲,运营模式或者商业模式也比较单一,无外乎是一个网络接入。  

    这个挑战让我们看到非常难以用户为核心,因为每个网络都有自己的数据库,各个网络的数据库不是互通的。在这样的挑战下就会看到,作为整个电信的产业如何面对我们前面的挑战,而在挑战里面看到机遇。整个业界,不仅是北电,我们展望融合的网络,把单一的网络通过一系列技术的标准,一系列网络结构的变化,以及周边,包括产业方面以及电信监管方面的融合,使得使得这个网络从融合网络,由于什么样的特点,这里面提到的业务无处不在,无论你在哪里,无论用什么样的设备,这个业务是跟着你走的,不会因为今天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用了另外一个设备,就需要重新再认证一次,重新再设置一下用户的喜好。我们有一个新的层域叫有感知性的网络,有点像《终结者》里的网络,变成自己知道自己了,也就是网络能知道用户,将来不管用什么网络接入方式进来的,能知道他是谁,能够去拿自己的用户数据。将来所有的业务都会整合到IP的平台上面,这是媒体承载的整合,戴处长也提到下一步的发展是能达成在公共控制领域,能够基于SIP的融合,这也是很大的特点。这里面网络是数据网跟话音网的融合,这也是发展到SIM的阶段不同,因为在以前的软交换的阶段,移动网有软交换的发展,这中间承载网络的共享之外,在控制层面是没有真正的融合,IMS是达到有线网络和无线网络的融合。再看远处以后点,看高一层,看到整个产业的融合,这里面也借用一个共识,用这样一个词表现娱乐、媒体跟通信的融合,就是EMC,这三个方面的融合,当这三个产业融合之后,你会看到是一个急速增长的新的产业链,所以叫做EMC方,会再次提到这个概念。作为厂商,我们非常关注一点是新的价值链产生会带来一个很大的冲击,新的价值链定位不好,很可能在这个风暴里会成为失败者,而不是引导者,这里一个非常大的任务,非常大的专注是使得我们的解决方案,我们的技术,我们的合作,使得运营商业,也许就是今天在座的很多运营商客户处于一个新的产业链核心。我也会用一个比喻跟大家形容一下。

    从一个分离的网络到今天我们熟悉的PSTN,以及第二代的无线网,如何引进到一个真正的IMS,整个过程大家看到一个历程,是一步步走的,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今天我们的网络状况叫做A,从A到G是旅程,什么样的旅程,今天看到PSTN,可以讲就是一个独唱,女高音的独唱也好,男高音的独唱也好,最多有一两个伴唱,我们的伴唱就是数据业务,从收入角度来讲,大家知道数据收入业务量很大,但是从收入的共享来讲是一个伴唱的角色。随着宽带的发展,我们有一个重唱,就是语音跟数据均衡的发展,话音通过软交换,使得话音也一样数据化,使得网络在有线和无线之间存在基础的融合,也就是共享一个分组的承载网络,所以我们是发展的第二步,也是今天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的过程,我们是一个二重奏。在真正有IMS之前,经常提到的IPTV,Mobile TV,形式不一样,可以看到在原有的软交换分组基础之上增加一个视频,把原有的视频,以广播为基础的视频,也是作为一个IT的分组化,这个网络也共享一个公共的媒体,承载的平台。紧接着就是IMS在控制层面上的融合,视频、无线,使得以用户为中心的业务模式成为一个可能。总的来讲,我们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接入了宽带化,这是一个基础。在过去的几年,用新的方式,向新的更宽带的IPTV打基础的方式。再下一步就是看到的以VoIP为导的承载,或者打下了另外一个基础,这也是以软交换代表的核心技术。再下一步是随着业务的融合化,真正达到业务层面的融合,从网络融合的三部曲。

    最近IMS是一个热门话题,大家听到很多关于IMS的讨论,甚至有些人会跟你讲从ACCNSS可以实现IMS,类似给大家一个魔毯,从今天的IPTV飞到IMS,我们认为网络的发展必须是循序渐进的,大家仔细看这个魔毯飞的方向还错了。所以有一个概念,整个过程当中是没有这样一个飞毯的,在网络演进过程当中,除了标准的发展之外,有一系列的周边配套的设施,配套的工作要做,也就是下面要提到的另外一个话题,这张图是业界一个研究组织认为在不同的网络里面,以及在不同的区域实现IMS的时间表,这个时间表是不是很确切我们不知道,这是业界的预计而已。这个时间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有点类似国内的发展,发展到了五、六年,到今天大规模的部署阶段,IMS也是这样的发展阶段,要经历比较漫长的发展阶段。刚才戴处长也非常强调,今天的网络有一个长期共存的关系。

    我们面临很多挑战,这个挑战也给我们一定的机遇,能够从今天分离的网络,能够走这样一个路程到融合的网络,这个转型的过程当中其实技术标准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而整个融合是一部协奏曲。EMC方是大的融合,这里有很多方面,就像大的交响乐团在演奏协奏曲的时候有指挥,有乐谱,乐队里面不同的乐器。分几个方面跟大家做一个探讨,也希望引起大家一些思考、讨论,甚至是一些争论。产业方面政策的融合,这里在座的有部里的领导,也希望在这里引出这样的讨论,我们在产业政策监管方面需要有融合,才能促进真正的媒体、娱乐以及通信方面的融合,技术标准也需要融合。戴处长刚才提到技术有非常多的内容在里面,有非常多的标准组织在做类似的工作。针对运营商来讲,价格重组非常重要,商业角色的转换最终落实到执行力上,网络的转型,有几个比喻跟大家做一个探讨。今天政策的监管以及产业的融合有点像在一个演奏会上,大家看到的不只是一个指挥,而是有N个指挥在那里,有信产部、广电部、文化部,因为涉及到媒体,娱乐方面,甚至可能有中宣部,各种各样的部门,政府部门、监管部门在拿着指挥棒,在这样的环境底下非难做到真正产业方面的融合,大家看到广电跟信产部之间的配合的一个需求,才能使得将来IT有一好的发展,这样的融合有一个非常统一的指挥在那里演奏一个好的协奏曲。这是第一个比喻。

    第二个比喻,标准的融合,好像我们在演奏协奏曲,乐队的成员在看着乐谱,今天的乐谱有各种各样的乐谱,指挥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做,标准融合是非常艰巨的任务,标准组织叫“战国春秋”,北电自己参与了74个不同的标准组织,不是每个组织都参加,光我们就参加了74个,这里面有熟悉的全球性的或者区域性的标准组织,其实每个标准组织有不同的侧重点,也有不同的问题所在,包括ITU有不同的重点,刚才戴处长提到ITU也有新的属性,同时INTF都在制定,所提供基础的,ITU-T、IETF、MSF、ATIS、TISPAN、3GPP以及3GPP2,代表无线运营,还有CCSA。这么多的标准组织在制定类似的标准,甚至上个礼拜刚刚一个全会,周主任也讲到CCSA里面,两个不同的小组,其实做的很多内容也是彼此的重合,特别鼓励不同小组之间的标准能够融合起来,能不做重复的工作,而共同努力。标准组织融合,有很好的协同合作,标准最后要融合起来。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个人意见,在北美和澳洲都有非常强大的区域性的标准组织,像3GPP、3GPP2、CCSA、ATIS。我们在亚太地区也曾经试图成立一个亚太区的标准组织,来抗衡北美、欧洲。我个人的浅见是今天的ITU-T有点没落,他们花太多的时间在区域性的,因为有自己的利益所在,区域性的标准组织非常发达,3GPP,ITU-T有点力不从心,虽然是全球性的。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机遇,因为国内的标准组织能够去使得ITU-T作为最有权威性的标准组织,我们可以在那里面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而不是另起炉灶,开一个亚太区的组织,这是我个人的浅见,请戴处长指正。   

    价值链的重组对运营商来讲非常重要。宽带的出现使得运营商业有新的收入来源,宽带的接入一个月一百块钱,大大超过我们平时的收入。大家看到一个危机,运营商成为一个管道级工程,像其它互联网的提供商,收不到钱怎么办,在价值链的角色有点岌岌可危的危机在里面。举一个例子,好莱坞奥斯卡颁奖,好莱坞的人最想做什么,一流人物在好莱坞做什么,二流人物在好莱坞做什么,大家想一流人物可能做明星,其实不是,是做制片人,因为制片人是最有权威的,他投资,有收益,这是很好的例子。这是《星球大战》的制片人,你做不了制片人起码要做导演,像斯迪文,《大白鲨》的导演,或者最新的很多知名电影的导演,导演是很有权利的,他选择哪一个明星来演这个,然后再做明星,所以在好莱坞的价值链里面,制片人是拿大顶的,导演在其中非常有话语权,明星虽然是明星,但是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希望运营商能做制片人,在整个新的产业价值链里有这样一句话,在好莱坞大家都要去争做制片人跟导演。比如说移动,最近刚刚有新的传言说移动要购买凤凰卫视的股份,这个还没有被证实,但是EMC方的融合已经考虑在这一点,已经走出自己的花园,去做媒体以及娱乐业的发展。   

    商务模式的转型。原来的商务模式非常简单,你打电话我收钱,用话费撑着市场,有一个不同的标准时段而已。既然你要做媒体,做娱乐,IPTV带来的产业模式非常复杂,用一个最简单的比喻方式,原来的电信业,像百货柜台一样,这是我们敬爱的张秉贵同志,在电信产业里面,百货柜台用户在外面指指点点说我要这个要那个,价格就这样定了,你爱要不要,我是一个卖百货的,这是原有的模式。慢慢的随着竞争的出现,我们看到自选超市的模式,客户是一个开放的柜台,客户有更多的权利去选,去试,有更多的选择在,这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今天看到移动有很多套餐,如果我们进一步看到超市行业零售业务的发展,精品店的购物中心,讲究的是用户的体验,而不是你买,你来了,就走人了,像星巴克卖的不仅仅是咖啡,卖的是用户的体验。商务模式转型也是用一个用户的体验,给用户有价值、有质量保证的用户体验,这也是要一步步走的,当年百货业的发展也不是一步飞到今天的东方广场,今天有价值链的定位,我听到一个说法,东方广场在整顿里面开店的,不是谁想开就开,有一个自己的品牌建设,整顿、清理一些没不合格的,没有品牌的零售业赶出去。     运营商的产业链也是一样的,移动也好,固网也好,运营商是建整个购物中心,招商有一个控制,所以需要做制片人,做导演。没有从今天的百货柜台发展到将来的商品中心,有很多基础设施要做,机电设施,购物中心有空调,有非常华丽的基础设施,但是没有魔毯。如果我们有魔毯,从百货柜台飞到购物中心,他们是非常基础的,没有用户体验,像自由市场,类似这样的模式。   

    最后一个比喻,讲了那么多策略方面的,商务模式也好,价值链的定位也好,最终落实到网络如何真正一步步转型,也就是比如说今天的ITS网络如果利用软交换转化为以IT为基础的网络,这里面涉及到有一系列的步骤,以及配套的设施,如果我们用建大楼的比喻来表示,标准只是一个建筑业的航标,也就是一栋楼的承建有标准,使得整个大楼是非常稳固的大楼,但是光有标准是完全不够的。我们的技术是基建的基石,还存在过去跟运营商合作过程当中不配套的,比如说网络建起来了,但是在运营商内部网络建设也好,特别是网络运营的结构没有重组,既然是多融合的网络,但是今天的很多部门还是属于数据部、无线部门,大家各立山头,中间没有一个很好的配套。运营商的重组也要有一个机制。我们最近有一个很好的教训,有一个很好的业务推出去,用户很喜欢,但是推广的效果不是很好,后来我们深入的调查发现为什么业务推动的不好,我们跟第一线运营商的销售谈,他说这个业务既不是话音,也不是数据,在我们的考核标准没有这样的标准,所以我最后的考核标准,我的激励机制跟它挂不上勾,所以第一线的销售没有这个动力推我们的产品,尽管我们的客户很喜欢。这就出现一个非常大的落差,就是运营商里的运营机制跟网络建设没有同步的关系。大家做这样一个配套的比喻,我们建一个大楼需要有土建,需要有装修,类似我们的网络基础一样,我们能够把数据的承载网线做好,类似中国电信在做第二代互联网,也有一个很好的QoS保障的基础架构,才能使最大的价值得以体现,最好有业务包装,就像卖大楼有一个会所,有一个销售团队,要做市场的运作,这一系列的问题是今天运营商所面临新一轮的挑战,在网络建起来以后如何运用它。这是一系列的比喻,跟大家讲网络融合的过程真是协奏曲,上到产业监管部门,下到运营商内部的结构。     最后讲一下北电作为业界领先的运营商,如何能够帮助大家走这样一个历程。虽然没有魔毯,但是可以有一个加速器。标准是一个基础,北电参与了70多个不同的组织,列举了一些例子,我们作为领导者的定位。   

    第一,给大家提供丰富的业务功能,是跨域的,把原来的话音、无线数据融合起来,类似IPTV,北电如何在业务方面做一个创新。大家听到IPTV听到很多,也听到很多IMS,很少有人提到IPTV跟IMS之间的融合,北电现在在做的纳入到达到的范畴里面,如何出实现呢?很核心的就是网络的组建,我们与运营商合作的就是把网络做两个方面的改进,一个是能够去读得懂IMS存储的一些数据,用户的数据,使得IPTV这个业务能够感知用户的各种各样的喜好。 第二,使得IPTV中间件也能整合到IMS平台上,信令控制都能统一到IMS上,使得IPTV与其它业务无线也好都能够实现,不仅在家里面,在IPTV上面都能得到一样的实现。另一方面是我们在技术面的领先,北电在早年做一个部署,这几年已经部署的非常多,大家知道IMS核心的部署就是SIP。   

    北电知道作为一个厂商不可能做所有的事情,不可能单独的做,有一系列的合作伙伴,我们做运营商的伙伴,帮助运营商通过我们的合作伙伴的方式,能够帮运营商带来更多的合作伙伴,跟运营商合作之前做了一系列的整合,使得运营商做这些工作的时候能够简单很多,通过合作方式达成业务的,通过跟IBM做系统集成商,IMS标准架构是非常分散的,有很多网络元素,系统集成商在IMS合作当中占了非常重要的地位。最后一点,北电之所以能化繁为简,能够帮助运营商在运营当中做的最好,是这么多年我们已经积累很多的经验,包括软交换,包括SIP。最近我们跟Singer也签了一个合同,北美最大的运营商。我们给运营商提供的价值之一就是丰富的部署经验。    

    总结来讲,从今天的网络到IMS是没有魔毯的,标准要一点点做,网络建设要一点点做,虽然没有魔毯,有一个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比喻,有一个风火轮,不知道北电部门会找我的麻烦,有这样一个运作,有这样一个比喻。北电提供给运营商加速IMS演变过程的技术、方案。 我今天的演讲到此,谢谢大家。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