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思科殷康:国际标准组织在NGN标准中的角色和作用

2006/3/28/12:46 来源:慧聪通信网

    2006 全球NGN高峰论坛于2006年3月28日-30日在北京召开。慧聪网通信行业作为本次论坛的支持媒体,将全程直播大会的进展情况。图为思科网络公司亚太区电信标准部高级经理NGN首席技术和战略顾问殷康在演讲。

思科殷康

思科网络公司亚太区电信标准部高级经理NGN首席技术和战略顾问殷康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主题:略论国际标准组织在NGN标准和技术创新中的角色和作用

    殷康:大家早上好,非常高兴参加这个演讲会。我的题目是“国际标准组织在NGN标准和技术创新中的角色和作用”。在做NGN的标准组织非常多,从标准本身来看,好像不是在融合,而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标准组织,很大的原因是市场需求,然后有技术需求,有各种兴趣的需求,最关键的原因是有创新的需求,这刚好我们今天要谈的主题。

  有标准组织,可以看看这么多组织都在围绕着什么做标准,非常明显的例子是什么,大家都在转向围绕着IP技术为核心的技术标准,NGN基础也是IP技术,这么多标准组织对于一个电信运营商、电信应用商来说不见得是好事,现在市场使得我们参与的标准资源不会那么多,大家全球的开会是不可能的事。再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大家都以IP技术为标准,但是这么多组织再做标准的话,带来不一致的地方,使标准保持不完整的情况下,带来相当大的问题。

  我们要花很多的工作来讨论,这是很大的问题。如果我们看国际的标准组织会发现,他们也有一些共识,而且这些共识是相当相当的重要,说了几个,第一个所有的标准组织都不影响充分的进行发明,如果是创新不应该有重复,在英文里面有一个词,叫不需要再发明了,已经有了,这非常重要,不需要IP做了,这是非常原则关键的问题。而且都有自己的责任和分工协作,分工协作保持标准的一次性和完整性非常重要。尽管有这么多标准组织不可避免的要有竞争,但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标准组织之间有这样的协议,比如3GPP就有一个协议,在任何情况下,新的标准不得竞争、冲突、损伤和已经有的,或者正在制定的标准协议或者体制,这都非常重要,否则带来太多的标准,我们处理这些标准要很多的精力。我们应该鼓励各个标准组织进行合作,因为每个标准组织都有它的特点,都有它的历史原因,都有技术专长,都有针对性的能力,这个非常重要,要鼓励他们合作,而不是相互竞争,相互打架,对我们的产业来说不是很好的现象,现在的产业不断走向融合,很多公司开始收购,设备商也开始融合,很大的原因,这个产业不能够容忍这么多的标准相互之间的竞争,而是想办法融合。   

    我们做所有的标准都有一个大的原则,不能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做,不可能把整个海洋都沸腾起来,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看到越来越多所谓的协调,所谓合作的关系。在做NGN里,大家都赞成有四大标准组织对NGN的标准起了很重要的作用,ITU,欧洲的ETSI,3GPP的IMS,IMS最早提出来3GPP,但是被ITU、NGN借用,他们之间有所谓的依赖或者提标准的合作关系。所有NGN很大的共识,大家都是用分组的IP技术。非常重要的标准组织是ITM的作用,它提供了技术的机制,他作为NGN标准框架的基础,这个比较不见得很恰当,一个很注重于宏观的看标准,相当于一种上层建筑,另外是注重于非常具体的技术协议、技术机制,相当于是一个所谓的经济基础,他们俩必须是合作,或者是必须协作的关系。

    ITU提出了很多体系架构非常重要,对指导电信运营商建未来的网有方向性的指导作用,很大的体现出来一些框架,一些参考点,一些物理的NTT,一些体系架构,但是真正运行的时候还需要很多技术的机制,这些技术的机制往往可能需要吸收已经有的技术,NGN所要探讨的空间太大了,要解决一些现在都不知道的未来的应用,必须要把一些最基本的已经被实践所证明有用的一些标准和机制接收下来,容纳进来,如果真正的看技术的机制,就会发现这里有很多标准是靠其它的标准组织做的,括ITU也做一些标准,包括IETF也做很多标准。   

    IETF的标准组织有什么不同的关注领域。ITU是系统的关注电信商,电信的产业需求,功能架构,包括用户能力。IETF的情况有点不一样,相对的关注一些网络的需求,一些信令、机制以及应用,以及所谓的运营管理与最佳实践,关注的面相对来说有点不一样,但是他们某种角度更大的是补充,而不是竞争,因为他们关注的面不一样,实际上他们两个的特点也有很大的不一样,比如非常明显的ITU,是一种政府参加的,有国际权威性的标准组织,讲究的是从上到下,从宏观、系统考虑,还兼顾历史原因,但是有很大的特点,ITU在联合国下面,需要所有成员国同意才能成为一个标准,相对来说需要平衡和协调各方面的力量,中国越来越大,显然在里面的发言权越来越强,同时仍然需要协调一些发达国家、经济不发达国家的利益,需要考虑因素,相对来说会受到一些各会员国,它是会员制的,不同的监管政策,不同环境的牵制和影响,但是也有好处,程序非常严格,规范花的时间比较长,这是ITU很大的特点,有权威性、系统性。相对来说IETF是民间的组织,是个体参与的标准组织,主要关注IP,特别是参与的主要对象实际上是公司,IETF很多的标准和机制都是非常关注实践的经验和体会,这个非常重要,所以参与了很多所谓的网络协议和机制。从创新的角度说,好像看起来IETF起的作用大一些,相对来说需要协调、平衡,照顾广大力量,规范性非常强,是政府性的统一标准。另外,准许所有人都提自己的想法,而且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广纳博采,什么人都可以提想法、建议,但是要求程序非常公正,真正成了标准非常难,是宽进严出的效果,相对来说讲究标准的时效性,没有说两年要出什么规划,但是相对来说如果市场上需要的比较急,就会产生的比较快。 

    另外还有一个特点,不单单关注电信业,还关注IT产业,我们还会看到很多娱乐产业,很多教育、科研的产业都在里面,相对来说体现的更多的是IP、IT或者SP相互融合,我更认为他们是相互依赖的关系,在座的同仁应该推动,让它们相互合作,维持一个标准的专政性和一致性。大家关注的领域实际上有很多目标,而且合作也在不断地进行,主要采用的IETF所制定的IMS,QoS。3GPP不进行任何修改,这是非常好的方向。去年我们专门推动跟IETF参加一个研究,不希望他们竞争,而希望他们是合作的关系,在美国拉斯维加斯,ITU-T跟美国的IETF讨论,主要是讨论IPTV。相对来说是一种自发的组织形式,所以它的组织架构有一些不一样,是有所谓各种不同研发领域代表的,包括IP上的各种应用,包括传输,包括运营管理,包括路由,特别是SIP,包括实施应用跟NGN非常像,包括核心的路由技术、安全技术都在这里面进行研讨,主要的形式是通过Email进行讨论,有几十万人在参加,同时每年三次大会,以往都是在美国开,造成很多国家的困扰,比如上个礼拜在达拉斯开的65届大会,这是IETF20周年纪念日,去了不少人,因为到美国开,所以也有一些人签证没签着,IETF专门跟美国移民局进行交涉。我们专门做了一些研究,趋向越来越面向全球和全世界。   

    开大会的时候不同的工作人员在名牌上都有不同的色彩标志,就是为了方便、开放和公平的交流。标准的领域,路由和传输领域,所有做IP设计的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技术领域,Layer VPN以及各种各样的技术,大量自主创新的需要。同时IETF已经成型的各种标准,已经被NGN或者业务运营商使用,从应用层、网管层到所谓的传输层、业务控制、SIP这一层都有大量的标准产生。     标准形式不一样,非常大的特点有三个,一个是来自于工程化,所有做标准的都是工程师,不是专门做标准的,所以有工程化或者民间化的特点。第二,比较开放,所有的人只要上网都能看到标准,ITU要有密码或者是会员。第三,实名化的标准,跟所有的标准都不一样。所有的标准都有最早提出标准人的名字在上面,是第一个用实名化的机制,带来两个效果,第一,鼓励自主创新,一定要创新才能冠你的名。第二,鼓励你对标准长期得负责任,如果你做出质量很低的标准,会被人家骂,带来长期负责的荣耀感,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标准的形式或者文件格式都是用RFC的形式,但不是所有的RFC都是标准,有六类,前面两类是标准,第三类是信息化的东西,也有一些标准的内容,但是还有历史档案,只要是历史性的文档全部都用RFC的形式记录下来,文化、习惯,比较重要的文件是IETF之道”,非常容易的从网上就可以下载。非常大的特点是任何人都可以提各种草案,马上交上去,马上有你的名字,但是要变成工作组的名字相对来说比较难,经过网上大量的争辩、讨论,甚至有些人不客气的批评,最后变成所谓的提案标准或者政策标准,这个过程相对来说比较难。另外还有一部分所谓的Best  Current,主要解决架构的问题。 

    我们从自主创新,特别是鼓励各种自主创新的角度来说,应该重视IETF的参与。我把最近做的研究跟大家共享一下。 第一,中国在ITU里,近几年的代表性或者提交的草案非常多,已经非常显著,中国提交的仅次于美国,电信大国的形态已经呈现出来了,我们在走向所谓电信的强国。这是赵后林提出2003年的统计,2005年中国参加的人数更多。我把所有的RFC做了一个统计,非常容易检验准不准,在网上都可以看到,RFC非常平民化,都是用文本写的,很容易处理一遍,RFC现在大概有4500个。我做了一个统计,从RFC到现在大概有30多年了,IETF25年,RFC是30年了,非常明显,美国是主要的贡献者,一共有3600多个提案都是美国提出来的。日本和南韩在IETF20多年或者30多年来也有很大的贡献,日本大概有100多项,南韩大概有17项,相对来说中国比较小,20年来的统计结果,一共只有3个有中国人的名字。  

    近一年的结果,从3月28号进行统计到2月28号,2005年的,我们发现很显然的一个特点,美国从原来80%的比例变成75%左右,欧洲的比例上升非常快,日本、南韩,包括印度都上升的非常快,相对来说,中国能够提交的RFC比例相对比较小,只有一个文本,应该提醒我们注意,IETF有它的特点,是个体的参与,但是也有所谓的提供技术机制,特别是主张自主创新,它是很重要的平台。比如说很简单的ITU是作为国际上的标准,一般很难把里面的某些内容变成专利,相对来说是协调、讨论的结果,但是IETF很多内容,提出来的RFC都有所谓的专利相关的,更体现了技术的机制变成技术的专利,变成影响产业很重要的武器,这是非常重要的内容。 

    还有一个是20多年RFC,30多年的IETF,所有提供文稿的单位,30多年统计下来,显然美国的公司要多,但是如果把30年的文稿全部统计下来,会看到最开始的这端,研究性的非常多,比如MIT、UCLA,包括美国的政府都在里面参与了很大的内容,相对来说电信运营商比较少。但是如果看近一年RFC的记录大大不一样了,提供最多的是思科,很大的原因是3G的原因,大量的需求在IETF里产生了很多标准。从我的角度来说,实际上我们谈的非常多的技术创新,在ITU里有很大的进展,很大的成功,IETF从原来的研究机构,到了1995年之后主要是大的电信运营商,大的电信设备运营商主导参与的技术机制,对我们有很大的启发,特别是技术的自主创新,要参与ITU,非常容易通过政府能够主导很多标准,同时个体的发明,个体的创造,个体的机制能够起到更大的作用,使我们成为很重要的角色,我们愿意跟在座的同仁一起合作,促进标准的一致性和标准的完整性。谢谢大家。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