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商务周刊:3G牌照难产 李世鹤呼吁国家行为

2006/4/6/14:16 来源:商务周刊 作者:冯禹丁
    [导读]“吴部长一定想不到2G到3G会如此犯难,当年从模拟蜂窝时代到2G只用了一顿饭的功夫。”关于中国移动通信网络的上一次升级,一位老专家告诉《商务周刊》,1990年代初,时任邮电部部长的吴基传在一次晚上下了班之后,跟宋直元副部长去吃了一顿饭,“饭桌上征求了一下意见,就拍了板”。 

  这个饭桌上拍板的版本确实有些夸张。“我当时是参与其中的人。”被称为TD-SCDMA之父的大唐移动通信设备公司高级技术顾问李世鹤回忆说,包括他在内的专家组多次到国外去考察,开了很多次研讨会,并认真听取运营商的建议,最后,所有建议在时任邮电部副部长林金泉处集中讨论后向吴基传汇报。这一决策过程从1991年到1995年,一共花了4年时间,吴基传“才拍的板”。

  “2003年从信息产业部部长位置上退下前,吴基传对发放3G牌照也曾明确指示,要谨慎,不要急,不能把中国变成外国的试验田。2001、2002年的时候运营商的压力多大,吴部长就是不拍!”李世鹤认为,现任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继承了吴基传的这一风格。

  同样是耗时长久,但中国移动通信业两次网络升级的决策仍然有着极大不同:2G向3G升级的“集体议事”由于参与者众多,远比1990年代初那次静悄悄的决策喧闹得多;二是这一次坐在3G决策桌前的掌舵者也确比吴基传为难得多。他们面临的考验是:如何在市场化操作路径下,充分运用行政决策的智慧,使中国自己的标准在3G市场中取得一席立足之地,甚而获得超越的可能性。

  3G前夜症候群

  2月21日,一年一度的TD-SCDMA年会前一天晚上,本刊记者突然接到年会主办方通知,年会临时改为内部会议,不对媒体开放。会议举办前十几个小时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确实十分令人费解。但是,对于外界来说,这也只是3G牌照山雨欲来的时候所呈现的种种乱像之一,让人更加深刻的体会中国3G问题之复杂。

  今年1月20日TD被宣布为国家标准之时,就有设备商向本刊透露,信息产业部私下已紧急叫停WCDMA网的建设。2月12日,发改委、信产部正式发文下令叫停和拆除违规网络。有报道称,率先筹建WCDMA网的中国移动还被信产部特别点名。

  TD-SCDMA年会之所以突然加密,也许是因为有关政府部门深知在复杂的局势中,任何微小的变化都可能牵一发动全身。事后,一位知情人对记者解释说,如果媒体在会上提敏感问题,或者信产部官员无意中泄漏3G部署,将会使局面更加复杂。

  但2月22日年会的相关内容还是通过各种渠道透露了出来,其中国资委研究中心新产业战略研究部部长卢俊奇抛出来的一个方案引起外界关注。

  卢俊奇在发言中建议,TD的网络运营和业务分离,由中移动控股、多家电信运营商以及民营资本和外国资本共同投资,成立专门的公司来运营TD基础网络。虽然此前流传过的3G牌照发放版本颇多,但由于卢的国资委背景,这一方案的权威性大大增加了。

  更重要的是,卢俊奇方案与2月20日某财经报纸报道的信产部三位专家顾问曹淑敏、宋俊德、陈金桥提交的一份3G政策建议十分相似。

  但现在就断言还为时过早,本刊分别采访了北京邮电大学学位委员会主任兼研究生院院长宋俊德教授和信产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所长陈金桥博士,他们都一口否认自己提交过这份方案。“绝无此事。”陈金桥表示,据他所知,报道中所指另一位专家信产部电信研究院副院长曹淑敏也没有提交过什么方案。

  究竟会怎样运营TD标准,到目前为止,信产部的表态还只是一句“实力运营商”。这两份方案出来之后,业界关心的焦点迅速集中为两点,一是会否以成立单独的公司、多家运营商合建一张网的方式运营TD;二是中国移动会否主导TD的运营。而卢俊奇的观点更让外界猜测,是否此前所普遍预言会归中电信持有的TD牌照会“高攀”中移动?为此,本刊访问了近十位业内人士,他们一致倾向于将卢的方案仅仅看作是一名专家的普通建议。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