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城域Wi-Fi是移动漫游收入补充 颠覆为时尚早

2006/7/5/13:58 来源:通信世界 作者:戴如梅
  世界各地的城市当局都在大规模地铺设城市Wi-Fi网络,但专家说,现在断言Wi-Fi网络将颠覆蜂窝网络或者能存活下来尚为时过早。在城市地区铺设的市政Wi-Fi网络一直受到电话公司的审慎关注。实际上,它们能对移动漫游收入构成威胁。

  10年前,在整个城市进行无线宽带覆盖的想法还有点牵强附会,但马萨诸塞州无线咨询公司FarpoinGroup的所长CraigMathias却不这么认为,他回忆起1998年他做的一场演讲时说:“当时许多人认为我疯了。”当然,这个想法在今天看来一点也不疯狂,因为它在许多城市已经变成了现实。在全世界,城市无线宽带系统正在扩展,不同的技术和业务模式纷纷展开,人们在尝试哪种技术或模式最合情合理。现在的问题不是这样的网络是否可能,而是哪种技术应该得到使用,以及谁应该最先运营它们。

  从市政府的角度来看,为市民和旅游者提供廉价且方便的互联网接入方式是其应尽的职责,因为如今互联网接入已被视为一种必不可少的公共设施,跟水和电力一样。当然,大多数电话公司持不同观点,它们大力投资是为了从用户对其网络的接入中获得利润。当宾夕法尼亚州的费城宣要建设城域无线系统的意向后,电话公司努力游说,结果出台了新的州法律,指出即使电话公司没有兴趣,城市也要建设和运营这样的系统。

  不管墨守成规者的策略是什么,城域无线覆盖都是私人和政府的运营商争着去提供的。在商用化这方面,有一些运营商行动敏捷,很少考虑固有利益,乐意试验那些新的业务模式和技术。在澳大利亚,来自ArrayComm公司的私营无线宽带系统iBurst已经覆盖了许多东海岸城市的中心商务区。在旧金山,Google和Earthlink提供免费的城域Wi-Fi,并从少量的在线广告中产生收益。

  同时,在政府这一方,尤其是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注意到,通过城域无线网络可以节省资金。城市顾问、muniwireless.com(该公司专注于市政的无线规划)的创建者EsmeVos说:“要把市政府看成一个大企业”。如果一个城市能够通过一个无线系统在运营开支上节省足够的资金,那么就不难想象,可以把同样的系统扩展到市民那里。

  在德克萨斯州的CorpusChrist,读取煤气是通过一个城域无线系统自动完成的,因为这种方式更精确(客户不是预付费),这为政府产生了更多的收入。她说,美国的另一座城市正在考虑,如果查表人员在各个大楼之间工作时不必去一趟某大楼前就先返回办公室,那么市政府将节省很多钱。“他们能检查原来大楼数量的3~4倍”,她说,“这是他们计算出的大致结果。”

  大多数城市在考虑采用何种技术时都转向了Wi-Fi。Mathias说,Wi-Fi的一个好处体现在它是一项单独的技术,能在人们活动的任何地方(实际上是在世界的任何地方)运行,还没有哪一种其他的无线通信方式宣称能这样。Gartner设在悉尼的移动及无线研究所所长RobinSimpson说,如今大约60%~70%的便携式电脑带有Wi-Fi,到2007年这个数字大约会增长到90%。“因此在客户端,Wi-Fi看上去是最容易被接受的接入技术。”他说。

  全面覆盖

  对大城市这样的区域来说,Wi-Fi技术是否真的有意义?台北正在运行一张城域Wi-Fi网络,咨询公司StrategyAnalytics全球无线实施方面的主任PhilKendall说,若就大都市的大范围商业覆盖而论,“我敢说它肯定是领先的。”这个系统尽管还未实现完全覆盖,但已覆盖了台北的大部分,用户每月支付的接入费用为大约12美元。修建这个网络最初是出于市政当局提升城市高技术形象的需要,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目的达到了。在世界范围的各媒体上,这个网络确实被连篇累牍地宣扬着。

  Simpson说,“任何事物一开始总是吸引人的,尤其是对政治家来说更是如此。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往往会在技术上冒险。它有用吗?它会如你想象的那么容易部署吗?凭借这些数量的接入点,你是否能玩儿得转并且得到质量还不错的服务?”他承认,这些问题很难想明白,并且他认为,在Wi-Fi仍是早期阶段时,台北市政当局决心建设这个网络是具有相当勇气的。

  本文旨在并非独立地、无关联地检验台北的网络。有一些渠道说,至今这个网络运行得不是非常好,在覆盖区域发现了一些盲点。无论如何,由于这个网络是全新的,并且仍在扩展中,现在就对它下判断还为时过早。在任何新系统中,有些运行不畅的情况都是不可避免的。Simpson提到,任何像台北这样的大规模网状网络都需要大量的节点,且不说把节点全都布置在立柱和屋顶上的这些后勤工作,要让它们都运营起来,费用问题也是要时刻考虑的。

  “一个网状网络具有自我治愈及自我架构能力,这非常好”,他说,“但是如果最终各地的节点运行得不好,你得派人爬上立柱重新放置或者维修它们。如果在整个城市有10000个节点,那么这将是一笔大费用。也许在空载传输和网状接入上结合WiMAX能有效地使网络实现无处不在,但是目前这种情况还不存在。”

  Vos也对台北的系统表达了关切:“我对此持审慎的态度。也许拥有大量节点很重要,但是它真的奏效吗?”如果考虑用什么来替代许多小节点,那么当然是使用少数更大的、可能更有效的节点,就像一个蜂窝基站。Simpson说,如果将它与替代性的类似蜂窝的系统比较,不管是以目前的语音网络(例如EV-DO或者W-CDMA)为基础,还是以移动WiMAX或者iBurst为基础(在有蜂窝基站的地方),都可能花费大笔资金,但是它服务的区域相当大。

  宽带vs蜂窝

  Simpson所居住的悉尼是各种无线宽带技术广泛地混合建设的一个地方,其中最有趣的是iBurst。因为澳大利亚拍卖3G频段的方式与世界上的大多数地方不同,它不要求竞标语音频段的运营商也得获得数据频段,因此ArrayComm公司能相对容易地获得数据频段。实际上,澳大利亚成为了一个证明iBurst技术概念的理想的试验国家。

  “它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技术”,Mathias说。高速移动中的客户(例如在出租车里)在整个城市都能得到宽带的速度(1Mbit/s或以上),与高通公司的FlashOFDM提供的速度大致相同。这两种技术都是移动WiMAX或者IEEE802.16标准不可缺少的替代物。他说,问题在于这些系统都是有专利的,因此“其真正要点是市场推广以及这些公司说服运营商部署这项技术的能力”。

  WiBro在首尔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如果你住在首尔,并且你的活动范围也在那里,那么WiBro可能是在这个世界上最适合你的系统”,Mathias解释说,“但是如果你满世界跑,并且随身带着四五部设备,那么WiBro可能就不会是你所要考虑的了。”

  不管何种技术方法,城域无线覆盖看上去都是不会停止的。一个关键的问题是,这种态势对电话公司会造成什么影响?尽管短期的影响应该不大,但从长期来看,它对固线及蜂窝服务提供商都有着重要的影响。例如,城域无线系统可能影响传统的固线系统(比如有线及DSL)的部署。“如果你密切注意蜂窝技术发生的一切”,Mathias说,“现在世界上许多人都将他们的蜂窝电话作为首选甚至惟一的电话”。他强调说,这说明当宽带对个人来说变得越来越重要时,人们需要宽带不再需要任何前提,而是出自他们真的需要,不管他们身在何处。显然,这种需要被城市范围内的无线系统更好地完成了。“在数据方面,在未来的3~5年,移动系统应该能复制大部分地面线路系统的功能,达到3~5Mbit/s。”他说。可变因素是光纤到户,它具有无线所无法匹配的速度,并且能很好地传输高解像力的视频,这是一项固线的家庭应用,很可能是无线永远也无法威胁到的。

  对蜂窝运营商来说,城域无线构成的最大威胁是运行在Wi-Fi上的VoIP,它能使用户绕过蜂窝运营商。今天,一个对技术具有相当领悟力的消费者能在使用Wi-Fi的智能电话上安装Skype,进行IDD呼叫。一旦城域网络普遍化,那么运营商的漫游收入将受到格外打击。尽管它还没有立刻对大多数市场构成威胁,但蜂窝运营商的前景可能会有些麻烦。可能一些人将争辩说,蜂窝运营商对感受到的威胁有些反应过度了,毕竟不管怎样,大多数消费者不会很麻烦地在智能手机里安装像Skype这类东西的。但是,StrategyAnalytics的Kendall认为运营商感到担心是对的:“他们的忧虑并不过分,我确实认为它对运营商想要达到的目标构成了威胁。”

  双模手机

  他认为:“目前Wi-Fi热点是作为一种补充而不是对运营商的威胁而存在。用户在一些场所使用Wi-Fi,在其他地方他们能重新用3G网络。当高速Wi-Fi热点支撑着整个大都市的区域时,大量本来在已有蜂窝网络上运行的流量将在其上通过。”

  “你将会看到VoIP对蜂窝市场的渗透”,SkyNetGlobal(该公司参与在新加坡为麦当劳运行Wi-Fi网络)的发言人AnthonyBlass说,“双模手机正在成为这个活动的一大部分,网络融合或城域网络是造就它的关键。”那么,运营商将如何做出反应?咨询机构ArthurD.Little的分析师Sharma Ashish预言,他们不但将降低价格,并且将提供不同的价格模式。最后,他预言国际呼叫将统一价格。

  当下,在大多数市场,双模手机及城域Wi-Fi系统仍比较少。“目前,移动价格过高是因为VoIP尚未大规模地触及这一部分。”Ashish说。但他相信,当VoIP的流量更多地被城域无线系统所承载时,最终运营商不得不调整其商业模式。“我看没有什么其他选择”,他说,“在不同的国家,进程可能有所不同,但是运营商将必须转向以接入为基础的模式,而不是以处理为基础的模式。他们不能与VoIP作战。”至于现在,他说:“蜂窝运营商基本上还在等待和观望,他们都意识到VoIP是一个威胁,但是,从战略上讲,通过降低价格能轻易解决这个麻烦”。同时,他说,尽管围绕这些系统还有不少怀疑,但有一个组织真正从城域无线系统目前的声名大噪中捞到了钱,无疑,它就是设备厂商。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