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项立刚:李默芳的眼泪 TD-SCDMA的价值

2008/4/11/14:11 来源:网络编辑社区门户

    经过了太多磨难,TD终于试商用了,TD能否健康发展,未来有没有机会,路还很长,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十年来,对于TD我一直是跟踪其进程,也经历了许多的风风雨雨,记得第一次在论坛里动怒,就是数年前在DONEWS论坛里痛骂范锋和《经济观察报》(后来和范锋也是很好的朋友,呵呵),因为当时范锋的文章没有全面了解TD的情况,听信了太多LAS方面的意见。一度,在《通信世界》我有一个禁令,说TD不好的文章,你就不要写了,我也不会同意发,因为简单的攻击TD太容易了,其实要真正理解它的价值,它的意义是非常难,甚至需要上升到国际政治和国家战略的高度。

    很长以来,我对TD非常矛盾,一方面它是我们中国在世界通信舞台一个重要里程碑,同时它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中国3G的进程,它牵涉的关系复杂,还暴露出我们许多体制和机制的弊端。然而,任何一件事都是多种矛盾体的综合,这是事物的必然吧。

    从不同的角度看TD,会有不同的结论,但是我想,尽管它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作为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用宽容的心来面对它,来关注它,来理解它,来支持它。说到这里,不由想到自己一次采访经历,其实也正是许多次这样的采访经历,对于TD我也有一份不一样的感情吧。

    差不多2004年,我开始采访TD相关的人员,李世鹤、周寰、唐如安、曹淑敏等等,了解TD发展的前因后果,把TD从一个想法到国际标准的前因后果了解得比较清楚,这其中李默芳的眼泪深深地打动了我,也让我更加知道TD对于中国的价值。

    采访李默芳时,她时任中国移动总工程师,在TD标准在国际讨论过程中,她是亲历者,很多国际会议需要中国运营商表态,都是她出面,对于TD李总是非常了解的。其实我很清楚,作为运营商,他们希望采用的是成熟的设备,还有大量的成熟的终端来支撑,这样的情况,国外大厂商的设备和终端是有先例的,应该说技术实力也更强大,运营商是愿意用已经他们的设备。对于我们自己提出的标准,运营商一方面表示支持,另一方面也会存在一起疑虑。

    在哪个下午,在李默芳的办公室里,她细细地跟我们数说着TD的每一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对是国外企业的打压,很长时间,在国际会议上,中国的代表只能睡觉,只能听别人的发言,正是有了TD,我们才拥有了国际舞台的发言权,才能得到别人的关注。标准从提出到通过,是非常难也是非常残酷,大家都知道,移动通信的标准,具有全局性的影响,甚至能影响一个地区的经济。传统意义上移动通信标准之争,能有发言权的只是美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基本没有发言权,包括日本想在移动通信标准上有所作为,2G时代的PDC却让自己作茧自缚。3G对于中国提出的标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态度是不屑一顾,当FDD比较明朗化,TDD却没有比较优秀的选择方案,中国的TD-SCDMA就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对于中国提出的TD-SCDMA,从一开始面临就是围攻和打压,从挑标准中问题,到技术层面的交锋,到不发入境签证。标准最后之所以成为国际标准,一方面是美国和欧洲两个利益集团的矛盾,另一方面是中国强大,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动通信市场,我们拥有了巨大的市场腹地。才在各种挤压下冲出重围,成为国际标准。

    谈到TD标准终于被通过为国际标准时,李默芳流下了热泪,面对三位行业后辈,李总任由眼泪流满了脸颊,我拿起相机拍下这一幕,她对着我的相机,没有要掩饰的意思。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