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通信网

麦家“消灭网络”为何激起文化警示

2010/4/12/13:14来源:时代商报作者:单士兵

    慧聪通信网 “如果给我权力,我会消灭网络”,这是麦家前两天在一次会议上说的话。这句话也将他带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面对强大的批评口水喷击,麦家在博客上发文称那不过是一种自嘲,并强调他很爱纵容自己“明知故犯”。

    麦家的小说《暗算》与《风声》曾在市场上取得巨大成功,尽管这些小说在思想价值上并未有太大创新,但其神秘情境还是唤醒了许多人沉睡的文学阅读。没想到,拥有强大文学话语权的麦家,却会蛮霸地认为“网络上的文学作品99.9%都是垃圾”,甚至提出“消灭网络”这种对权利缺乏起码尊重的观点,真是令人很失望。

    在一个文化价值多元的时代,在一个必须尊重公民权利的年代,人们不愿意看到权力任意踏入私权领域,不愿意接受权力任意钳制公民自由精神,这实际已是一种文化常识。而麦家的观点显然有悖于这样的价值与权利。当文化权力违反了普遍的文化常识,最后的结果也就只能招致民意强烈炮轰,这就是麦家遭受批评的根本原因。

    麦家后来在博客中说,他是因为特别担心孩子患上“网瘾”,才对网络有那么大的“敌意”,这多少降低了我对麦家行为的反感程度。而且,麦家也通过强调纵容自己的“明知故犯”,来说明他其实意识到那种自嘲本身也包含着“不理性”。这让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宽容麦家作为文化个体的行为,而把反思落点定格在产生“如果给我权力,我会消灭网络”这种文化意识的深层次社会背景上。

    几乎在每一次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交战中,都会呈现出“彼此否定”的结果。此次麦家是以传统文学的精英身份来谈论网络文学的,他对网络文学近于全盘否定的评价,也符合传统作家的普遍观点。值得注意的是,不仅大量网友将今天的传统文学视为“一片垃圾”,就连德国汉学家顾彬也抛出过“中国文学垃圾论”,文化批评家朱大可更是说“中国文坛已经荣升为一个庞大的垃圾厂”。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在现实发育生长的最大不同,就是传统文学有着强势的行政权力做支柱,而网络文学是在草根民意的呵护下滋长的。

    这其实才是问题的关键。相较而言,“如果给我权力”恰恰就是传统作家最容易实现的目标。甚至,很多传统作家已经实现了这种权力。越来越多的事实也证明,今天中国的文学权力并不是来源于作品本身的质量,而是因为依附着强大的行政权力。类似这种文化与权力的深度联姻,让文化失却源头活水,文化空间陷于逼仄偏狭,要么造成人们缺乏自由精神与独立人格,要么带来更多的文化焦虑与文化碰撞。

    龙应台有一篇很有名的文章,叫《当权力在手》,其中就有这样的论断——施政者掌有知识分子没有的权力,就是使理念成真;知识分子拥有施政者没有的权力,就是对现实进行批判。知识分子可以进入官场取得实践权,施政者也可以在退出官场后行使言论权,但是同时要拥有两种“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权力,是不诚实的。现在的问题是,麦家的“如果给我权力”很多时候并不是文化个体的自嘲,而是现实的一种尴尬的文化权力生态,于是,麦家的“消灭网络”,自然会激起更为强大的文化警示。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