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通信网

富士康请让农民工完整地生存

2010/5/17/9:36来源:来自中文业界资讯站

    就在人们热烈地议论富士康“八连跳”自杀现象的时候,又有一位年轻的富士康员工跳楼死亡(5月16日《南方都市报》)。虽然,以40余万人的规模来计算,这个自杀率并不算高,但是,正处于梦想年代的青年人如此频繁地自杀,的确让人震惊。《南方周末》记者潜入富士康生存28天后,用“碎片一样活着”来形容这个庞大集团员工们的生存状态。这,或许就是这家集团年轻员工频繁自杀的根源。 

    单论人口规模,富士康集团所在的厂区已是一座中等城市,其人口密度甚至远远超过一般城市。但是,就在这高密度生存中,人际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员工们紧张地上班、下班、睡觉,而没有任何私人时间,报道显示,甚至于同宿舍的员工之间也没有任何交流。传统上在外出人口中发挥联络与组织作用的“老乡会”、“同学会”,在富士康同样基本上不存在、未运转。

    由此可以看出,富士康那40余万员工生活在一个没有“社会”、没有文化的空间内。他们的生命基本上被纳入工厂的生产流程中,而与外界隔绝。他们原有的社会联系被切断,新的社会联系无从建立。每个人都处于“原子化”状态,变成生产线、流程的附属品。他们丧失了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的起码生活,生命与生活分离了。或许可以推测,有些年轻员工的自杀,不是因为感受到有多少痛苦,而因为绝对的空无让他们已无从区别死与生的标准和意义,自我选择死亡也是一件轻飘飘的事情。

    人们不能不追问,富士康营造了一个怎样的世界?富士康对外辩解称,就工作强度、加班时间、薪酬福利而言,富士康远称不上“血汗工厂”。媒体的报道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但是,这样的辩解是无力的。这是一个带有过于强烈的物质主义色彩的血汗工厂标准,那些年轻员工的死亡,其实已经宣告了这个物质主义的失败。在我看来,完全无视人的完整性、把人当作流水线的附属品的工厂,就是最严酷的血汗工厂

    可以做一个比较。在外来人口中,有大量人口居住在各个城市城乡结合部。他们靠各种临时性工作谋生,如捡破烂、收废品、摆小摊,甚至可能是小偷小摸。他们的收入很可能比富士康员工更低,更不稳定,并且很不体面,这也正是年轻人继续大量涌入富士康之类工厂的经济原因。但是,相比较而言,那些不体面的外来人口的生命、生活却要完整得多。他们有的带来家人,生活在家庭中。即使没有家庭,他们至少有老乡,有朋友,更重要的是有私人时间、私人空间。总之,他们有生活,生活在社会之中。

    拿这个指标来比较,富士康厂区里的年轻人才是最为不幸的。他们的收入也许略高一些,但是,他们生命的完整性不复存在。人之为人,在于他有心,有情感,在于他生活在与亲人、爱人、朋友、老乡等等关系网络中,在于他活动于信仰、文化、商业等一般性沟通与交换关系网络中。如此,一个人才是一个完整的人。这样的人,即便其收入不高,生活贫困,但生活至少是有意义的。

    而在富士康这类工厂的管理者眼里,年轻员工生命中唯一实在的东西就是流水线生产所需要的血汗。他们的情感、私人生活、社会联系被系统地忽视,压缩,剥夺。他们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而仅仅是可以向流水线上注入血汗、由血汗把原材料变成成品的空洞躯壳。这样的工厂当然就是血汗工厂。

    然而,就是富士康这样完全取消社会的工厂+员工集体居住形态,却在珠三角新兴工业区持续存在,广泛蔓延。

[1] [2] 下一页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