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通信网

苹果中国代工厂调查:光环背后艰难生存

http://www.tele.hc360.com2012年01月13日11:37《环球企业家》网站

    【慧聪通信网】2011年12月22日,上海松江区申港路附近的空旷厂区,笼罩在阴冷的上海冬日下。仅从外观看,你很难想象5天前,位于这片地区的日腾电脑配件(上海)有限公司曾发生过一起爆炸。

    一位在当天赶到现场的记者如是描述爆炸后的景象:在发生爆炸的四楼抛光车间,大部分窗户玻璃被炸开,厂房朝南一侧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窗子,周围遍地散落着碎玻璃。事故共导致59人受伤。

    5天后,一切恢复正常。只有中午午休时,员工三三两两,在工厂门口小声交流。一位身着工作服的经理级别管理者向身边的三位员工回忆说,爆炸发生时,他幸好有事离开四楼车间,否则,“当时我就皮开肉绽了。”

    厂区内的人不约而同保持着兔子般的警觉,但凡有任何非工厂内的人打听关于此事的任何细节—三缄其 口。

    但这阻止不了媒体的高度关注,因为日腾公司与一个当下让中国人为之疯狂的品牌名字联系在了一起:苹果(iPod)。日腾的母公司和硕联合科技公司正是苹果在国内最大的两家代工商之一,另一家是富士康。

    不幸的是,富士康也未能幸免:2011年5月,富士康位于成都的工厂发生过类似的爆炸案,事故地点同样在抛光车间,造成2人死亡、16人受伤。

    和中国制造业环节发生的其他事故一样,这些爆炸很快会被人遗忘。人们更关注品牌本身作为,却很少将眼光放在品牌背后的代工者身上;在IT行业,几乎所有当红的品牌(苹果、联想、三星(微博)、索尼……)都头顶着科技创新前沿的光环,其幕后的代工厂则隐匿于暗黑的幕布后。这群玩家中,被奉为时代英雄的“苹果”因其独特的封闭文化,难窥生态圈,前后端的明暗对比更为强烈。

    与苹果公司经销商系统由苹果中国掌管(详情请见www.gemag.com.cn《探秘苹果中国》)的方式不同,苹果的代工业务由其美国总部直接布局。这些“偶发”事故暴露出这家公司在供应链的端头存在的风险与隐患;经本刊调查发现,与其近年来所获巨额的商业回馈,伴随“全球市值最高公司”而来的一切赞誉形成反差的是,苹果并未尽善其作为一家“大企业”的社会责任。

    这显然与其传奇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Jobs)的价值观紧密相关。据可考资料,乔布斯几乎从未对任何社会问题表现出关注;在1997年重返苹果后,关闭了公司所有的慈善项目,此后再没重启。苹果公司也因此得过“全美最不仁慈的企业之一”的封号。

    乔布斯的个人风格不知不觉中渗透到苹果公司各个层面,包括代工环节。在制造工艺上臻于完美的追求,对供应商和代工商近乎严苛的要求,事无巨细地盘点和过问,谈判阶段对代工商流露出的强势态度,对生产过程中的污染问题不闻不问……

    当然,一切也在好转。去年11月专程赴美与苹果美国总部高管谈判的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环球企业家》,对于他提出的苹果产品生产造成的污染,苹果已由全然忽略转变为“愿意改变”了,虽然截至目前,尚未付诸行动。

    对这家积蓄功力良久、短短几年内引爆全球“苹果热潮”的顶级明星公司来说,现在何尝不是一个自省的好时机?

    牵线木偶

    很大程度上,苹果深受热捧是因为产品设计上的颠覆性和工艺上的登峰造极;乔布斯本人正是追求极致境界的代表。实现这一切有赖于代工环节。因此,从挑选代工商开始,苹果就秉持着极为谨慎的态度和相当高的标 准。

    首先,苹果只关注位居所属加工业前五名的集团型大公司。苹果会从总部派团队前来对代工厂情况进行全面考察,“他们考核的项目非常多,对公司的软硬件要求非常严格。”一位曾在苹果代工厂工作的人士告诉《环球企业家》。他提及一个令其印象深刻的细节:苹果对工厂是否装有SAP系统非常看重,一方面,有能力安装SAP系统,说明该公司实力不弱,且流程控管能力强;而更为实际的是,在生产过程中,苹果要求代工厂的流水线具有不断扫码的能力,输入计算机系统后,通过系统,苹果在美国的团队能第一时间得知远在中国的代工厂总共产出多少成品。

    对于结果的监控还不是最重要的,和其他IT品牌相比,苹果甚至会深入生产过程中的每个环节,事无巨细地过问。几乎每天,由苹果方面派来的驻厂工程师都会去到生产现场了解情况,与工厂中负责各个环节的负责人及时沟通,生怕出现任何意外状况,同时,也会询问是否需要苹果方面提供支持和帮助。

    这群数量庞大的驻厂工程师—仅富士康工厂,就有近5千个驻厂工程师—担负着保障苹果产品质量一流的重任。在苹果位于中国的代工厂内,驻厂工程师大都是30至40岁的中国人,也不乏从新加坡或马来西亚外派而来的专职工程师。人数则按工艺的复杂程度配备,工艺较为复杂的生产环节会配备两三个工程师,工艺简单的需要一到两个。他们整日与两大考核指标为伍:为流水线上产品的质量打分;与此同时,严格控制交货期限。

    他们承受的压力巨大。IT产品生产本是繁复而精密的过程,牵涉数万零件设备,如果某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最后产品的不合格。追溯哪个环节出现问题,是驻厂工程师的职责,若有一个零件涉嫌不合格,他不得不叫停整条生产线的工作。当然,也会出现驻厂工程师解决不了的状况,这时,工程师和其上级必须在不影响生产进度的短时间内探讨并得出结论,匀出时间改善质量,停止整条生产线运作,重头来过。

    这是一项必须紧绷神经的工作。“遇到产品外观不良的问题,驻厂工程师比厂里的任何人都要紧张。”一名原苹果代工厂员工告诉本刊。据称,因为工作压力颇大,驻厂工程师的流动性很大,一个工艺环节上的工程师一年内甚至会更换2至3个。

    这张由驻厂工程师织起的精密大网,钻入代工厂生产线的各个角落。“代工厂在苹果的系统中,只是个牵线木偶;富士康也是如此,只是个机械手,不需要有任何思考。”一位IT制造业人士告诉《环球企业家》。

    事实上,几乎从一开始,苹果的力量就渗透代工厂的方方面面。从工厂厂房的规划、建设,到如何培训工人,再到生产监控所用的计算机系统和软件、原材料,代工厂都必须采纳苹果的建议。苹果甚至会指定原材料的供应商;也触及到了尾端—即使是外包的代工厂也必须是苹果指定的。“他会告诉你,即使没有活干,你的工人也不能离岗,我给你开工资。他会要求你说,你所有设备我来给你买,但是你不能干别人的活,全干我的。”上述IT制造业人士说。

上一页12下一页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