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通信网

切莫舍本逐末!宽带中国里的工信部

http://www.tele.hc360.com2014年05月21日10:02 来源:C114中国通信网T|T

    【慧聪通信网】2014年517电信日的主题是“宽带促进可持续发展”。

    这个时候,不由得手痒去点评一下在宽带中国里工信部的“功过是非”。虽然生活在通信圈的底层,但“键人”仍然忍不住要越俎代庖闲扯监管者的工作,至于是非曲直,相信紫金山的粉丝都能自有公论。据说最近用键盘敲字的笔者都准备自称“键人”,不得不对号入座。

    本届工信部的进取心似乎提高了很多,移动转售业务发牌、宽带中国战略落地、4G牌照提前发放(2012年政府对4G的态度堪称抵制),以及近日被曝光的“铁塔公司”证明了领导者的能动性。

    以“键人”在整个宽带中国里的见闻,分享一下工信部在这些进步中的贡献。

    2011年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部长苗圩提出“宽带中国”,旨在推动中国宽带建设。2012年,国务院批示8部委成立宽带中国战略小组,并计划于当年9月公布战略实施方案。对其余7部委而言,宽带中国相当于“他人瓦上霜”,战略小组中露面只不过是捧场而已。但于工信部而言,此系本职工作,要想把推动宽带战略,必须为运营商这个建设主体申请足够的权益。

    于是,跟发改委要国家政策,跟财政部要钱,跟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要城市通信设施配套标准,跟税务局、国资委要优惠,跟科技部要项目扶持,继续跟广电要内容,其余7部委手里都有运营商需要的战略要地。后来,工信部又找到交通部,希望长途管道费用降低,解决铁路、高架桥、地铁管道入场问题;邀来环保部,希望加快环保审批效率;此外,还有教育部,具体合作性质不清。日前,宽带工程小组增加至14部委,新增国土资源部、农业部、计生委。

    但这些部委,究竟打开了哪些方便之门?我们只点评最重要的两个,财政部、住建部。(环保、科技、教育部已经出台相应促进政策并执行)财政部,无。不要以为“普遍战略服务基金”是个政策扶持,对运营商而言,这基本等同于负担,援引一电信人士的评价:“没有普遍服务基金,我们挑一些农村地区建设,虽然赔点钱,但还能打着普遍服务的旗号赚点吆喝。但如果接了普遍服务基金的圣旨,那么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得有宽带,普遍服务基金可以想象有多少,我们赔的更多,连吆喝也没了。”也正是因此,运营商从来都是拒绝普遍服务基金。

    住建部,与工信部联合出台了两项国家级光纤入户的施工标准。这也是个漫长的事,2009年时就有媒体报道,但到目前为止,两项标准均形同虚设。领衔制定该标准的中移动设计院人士对“键人”笑称:“不要把这东西当回事,标准里全都是博弈、敷衍。”而事实上两项标准究竟是否被普遍执行、监督?也有很多疑问,因为标准执行的验收、监督单位在各地管局,但弱势的“管局”无人、无权,能以担此重任。

    可以说工信部近几年的游说功劳不多,苦劳很大。2014年,工信部开始改变攻坚方向,据内部人士称:“下一阶段,工信部将改弦易张,从各地政府入手,游说各地政府把宽带战略作为政绩工程,靠政府力量为运营商提供便利。”

    这或许是条明路,上海在宽带领域的进展就有上海市政府的大半功劳。当时,上海电信举办的大型活动时,市委书记韩正基本都会出面捧场,上海宽带建设也一路绿灯,“物业入场费”在上海基本不是问题。

    从外部环境的运筹帷幄上来看,工信部奔波劳苦,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毕竟,改变别人的做事风格,甚至减少别人的灰色收入,并不是容易的事。

    那么,工信部对电信行业本身的影响呢?工信部不是PR,不能只为运营商去搞公共关系。

    2012年初,工信部组织运营商启动“宽带普及提速专项行动”,但是,这项行动里唯一明确表明的,只有摊派给运营商的用户数目标,而运营商集团又把用户数目标层层下派给省、市公司。在运营商NB的考核要求下,这场运动完全脱离了市场运行规律,大部分宽带被建设在完全不需要的地方,并且毫无质量、持续发展可言。2013年,工信部不得不削减了发展目标。

    但是,无论制定什么样的结果,从工信部的角度而言,这都是“舍本逐末”、“求结果、忽略过程”,最终往往事与愿违。真正能推动宽带提速降价的,只有竞争。2010年,中国电信在东南数省启动FTTH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来自中移动的竞争。当时,中移动还没有获得固网牌照,其宽带业务数次被管局叫停。

    2014年之前,中国宽带市场基本没有竞争。电信联通南北格局,包括铁通在内的第三方宽带在在夹缝中生存。国内一大型第三方宽带总经理有这样一句话:“目前,国内所有第三方宽带从运营商购买的出口都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只有三大骨干网交换节点的带宽是受国家认可的,但那个太贵、而且我们没有购买资质。”

    网间结算、互联互通的症结,是中国宽带市场难以形成竞争的根本原因,“玻璃门”、“弹簧门”依然存在。这些政策最初制定的目的是为了让监管部门能够在电信、移动之间斡旋,并非为了形成竞争。而且,互联互通不仅仅限制了电信行业的竞争,还是的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带宽成本是正常情况下的两倍。

    遗留的监管政策严重制约行业步伐,这在中国太常见了。如今,整个电信行业在为开放布局,虽然民资进驻、移动转售正如火如荼,但随着开放的逐步深入,开放环境缺少有效的开放政策支撑、缺少强有力监管措施的弊端会逐渐显现,传统的电信行业必然会利用监管的不足阻碍行业开放。

    但如今,工信部在很多决策中仍然充当着传统电信业的保护伞。举例而言,工信部2012年底出台的几个《宽带测速标准》,其中规定测速网段为用户端到电信运营商BRAS。按照这一要求,几乎所有的运营商(包括小宽带),都可以保证其接入速率达标。

    但这没有任何意义,这种测试的结果与用户体验毫不相关。在国外,监管部门对测速的要求是所有运营商接入到第三方服务器所在地进行测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接入速率与业务相匹配。中国如果按照此类测试方式,那么几乎所有的宽带都不合格。工信部只能出此下策保护运营商。

    无论是转售政策扩大业务范畴,还是即将成为现实的“国家基站公司”,电信业的进一步开放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监管部门,以及能够不断完善自身的监管政策。监管,就是开放政策的“纲”,纲举方能目张。监管部门,不能继续不举啊。

责任编辑:王旭01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