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通信网

虚拟运营商价格战血腥弥漫 监管游戏该怎么玩

http://www.tele.hc360.com2014年06月20日09:34 来源:飞象网作者:初夏T|T

    一边是弥漫着一片血腥之气的价格之争,另一边却面临着不可回避的监管问题。

    【慧聪通信网】6月20日消息,意料之中的虚拟运营商价格战终于拉开帷幕,随着首批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巴士在线董事长王献蜀首次公开炮轰价格战,这一敏感却不容忽视的问题终究还是摆上了台面。

    上周末,在“2014亚洲移动通信博览会之移动虚拟运营商峰会”上,巴士在线董事长王献蜀公开发言称,“关于虚拟运营商的价格战谁都不敢提,但这个遮羞布早晚是要揭下来的,如果不让打价格战,就把牌照收回去”。此言论引起业界议论纷纷。

    一边是弥漫着一片血腥之气的价格之争,另一边却面临着不可回避的监管问题。借用世纪互联总裁孟檏的话,“政府给运营商和转售业务服务提供商提供了很大的空间,但是在监管上面,什么样是红线,你不能犯规,犯规以后如何处理,游戏规则需要定好”。如今,运营商市场因为“虚拟”平添了十多家,监管之难开始浮现。

    有关资费:高了还是低了

    近期,已经拿到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企业陆续公布了各自的业务方向和资费方案,盘点已经推出的资费套餐,虽然多打出了“优惠牌”,但由于虚拟运营商从基础运营商处拿到的批发价偏高,真正具有价格吸引力的并不多。

    电信专家付亮分析说,虚拟运营商加入竞争,是推动基础运营商降低资费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初期虚拟运营商从资费差价上挣不到什么钱,即使有差价,也大多会反馈给用户,甚至会倒贴,由此看虚拟运营商资费套餐必然会便宜,但却“不可能便宜的太多”。

    付亮称,虚拟运营商做的只是“转售”,从基础运营商那里的“进价”很高,“售价”也不可能太低,尤其是电信服务是持续性的,短时间让利可以,长期贴钱让利会很难做,更多让利通过间接方式实现。

    “随着3G/4G规模商用,通信费呈逐步下降趋势,运营商流量成本快速下降,这部分降低的成本会逐步让利给最终用户。而移动转售还在摸索中,基础运营商降低结算价格的积极性不高,这就导致在个别套餐上,基础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之间的价格出现了倒挂”,他解释道。

    显然,一直被外界称为“搅局者”的虚拟运营商,在初始轰轰烈烈的宣传之后,面对具有深厚积累的基础运营商依然不占优势,在首轮的价格比拼上也并非如传言中的大手笔,更多的则是尴尬。

    有关价格战:打或不打左右难

    对于这个敏感问题,虽然工信部都曾公开表态,不希望虚拟运营商上演“价格战”,但有关于此的话题却一直甚嚣尘上。近日,首批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之一的巴士在线董事长王献蜀首次炮轰要撕掉价格战这个遮羞布,称“应该把定价权交给市场,如果不让打价格战,要么把牌照收回去”。

    对于价格战,分析师付亮认为不可避免。“第一,用户红利不在,虚拟运营商必须从三大基础运营商切下一块蛋糕来,价格战是最有效的短期竞争工具,甚至可能是唯一的工具。第二,虽然说是试点,但前两批就放行了22家虚拟运营商,第三批已在路上,激烈竞争已不可避免。但是由于结算价的关系,直接的价格战空间有限,与虚拟运营商其他业务捆绑让利的做法会更多些,这样降价带来的成本压力较低,也容易得到基础运营商的认可”。

    有关价格的问题,虽然目前市场上各有说道,这一计策却并非长久之计,依然需要走差异化道路。

    对此付亮表示,要想在虚拟运营商的红海长期生存下来,就需要锁定目标用户群,直捅基础运营商套餐软肋,提供特色服务,与已有业务整合,形成进入壁垒。

    “当然价格还是要尽可能低”。

    有关监管:制定好游戏规则

    任何一个生态产业链,创造良好的竞争环境相当关键,这就需要一个相对一致的监管政策和比较严格的执行。包括世纪互联、天音和乐语等在内的虚拟运营商企业显然也意识到这一问题。乐语通讯执行总裁赵健即公开表示,希望政府监管机构能够出台清晰的管理办法,来平衡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建设系统的矛盾。

    世纪互联总裁孟檏则直接表达,“从良好的生态环境构建角度来讲,最重要的还是政府的监管”。他认为,无论运营商如何支持虚拟运营商,或虚拟运营商如何自律,仍然需要比较细的监管政策,这方面监管实际上很缺失。”“所以希望政府尽量开放,给运营商和转售业务服务提供商更大的空间。但是在监管上面,什么样是红线,你不能犯规,犯规了以后怎么处理,这些游戏规则定好。”。

    天音通信副总裁兼天因移动负责人于奋飞则认为,政府、基础运营商、虚拟运营商、用户和之间的关系,应该是鱼和水的关系,任何改革开放,都离不开政府的适度监管。”

    分析师付亮则建议,政府监管应该增强全局感,步子稳一点,逐步推进,同时加强行业监督管理,将企业的交给企业。而对于虚拟运营商付亮则提醒要“先生存后发展”。

    根据最新消息,第三批虚拟运营商牌照也即将发放,虚拟运营市场或将再添7-8家。根据国际经验,虚拟运营商的淘汰率极高,五年内便会有近70%的虚拟运营商黯然离开,而基础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在利益上存在天然的博弈关系,这就需要必要的政策监管,以及有效的行业自律机制,才能让这批“搅局者”走得更久、走得更远。    

责任编辑:王彩屏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