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通信网

遭解聘反垄断专家否认收高通600万 孰是孰非?

http://www.tele.hc360.com2014年08月14日09:35 来源:慧聪通信网T|T

  【慧聪通信网】在外企在华频频遭遇反垄断调查的背景下,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被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解聘的消息,引来了社会广泛关注。昨日,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张昕竹或因收600万好处费被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解聘。张昕竹对记者回应称:“瞎扯,你信吗?”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张昕竹被解聘的详细理由尚未公开。

张昕竹

张昕竹

  因替高通说话被辞?

  昨天有媒体报道,8月12日,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被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解聘,不再担任该咨询组成员,原因是“违反工作纪律”。对此,张昕竹在接受采访时称,解聘是因为帮外企说话了。

  公开资料显示,张昕竹1997年毕业于法国图鲁兹第I大学,获经济学博士。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规制与竞争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8月12日,张昕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被解聘是因为为高通公司反垄断作了辩护。“就好比我给死刑犯做了辩护,任何一个案子都有正方和反方,不能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吧。”张昕竹说。

  2013年年底,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发起了反垄断调查,专利许可费过高是此次调查的重点项目之一。今年8月初,国家发改委表示已确定了高通的垄断事实。

  昨天上午,中新网发表一篇不具名的消息,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称,张昕竹之所以被解聘,是因为其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的身份,受聘于正在接受国家发改委调查的高通公司,收取高额报酬,为其出具所谓的“未垄断”的经济学证据,违反了工作组工作纪律。

  随后,有消息称,在国家发改委对美国高通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期间,发现中国社科院张昕竹收受了高通公司提供的“600万”资金,多次为高通公司辩护,并为高通公司编写了一份厚达几百页的报告文件。

  据报道,(张昕竹接受高通600万资金)这一线索被“肯定”后,国家发改委通过相关程序,建议撤销张昕竹所担任的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专家的身份,并建议中国社科院对张昕竹除名。

  张昕竹否认收高通600万

  对于传言收取高通600万资金一事,昨日下午,张昕竹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瞎扯,你信吗?”张昕竹对记者表示:“个人力量太渺小,你有理有什么用?牺牲也无助。”但至于事情真相如何,昨天张昕竹不愿多做解释,仅表示,现在“舆论环境太恶劣”,各种详情,以后再跟媒体沟通。

  高通方面公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我们无法评论。”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的一名成员表示,目前报道的问题都没有细节,在这种状况下很容易被“上纲上线”。

  资料显示,张昕竹是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他曾参与起草《反垄断法》。2014年2月,国家发改委宣布对高通公司进行发垄断调查,此后高通全球总裁先后至少三次赴国家发改委沟通,其中一次,高通公司向国家发改委提交了一份研究报告,报告的起草人正是张昕竹。张昕竹还曾将这份报告的一部分内容发表在了国家发改委价格系统的核心期刊《中国物价》上。

  人物

  张昕竹:电信业争议人物

  张昕竹1997年毕业于法国图鲁兹第I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规制与竞争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在电信行业,张昕竹是个争议人物。据一位电信人士介绍,张昕竹师从世界著名经济学家、新规制经济学奠基人让·雅克·拉丰教授,获经济学博士学位。2004年,张昕竹受原信息产业部委托,对运营商的网间结算成本进行分析测算,提出了全新的基于成本进行结算的方法。张昕竹的方案甫一拿出,就遭到了各方的质疑和诟病,其因此被抛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在各方的压力下,张昕竹的方案最终未被采用。

  资料显示,张昕竹曾先后被聘为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国务院行政审批改革领导小组专家咨询组成员、《电信法》起草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科技专家委员会常委等咨询职务。(林其玲)

  观点

  “专家应回避有冲突咨询角色”

  律师认为,张昕竹的行为违纪但不违法

  对于张昕竹被解聘,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和律师。

  法律未限制学者收费为企业提供咨询

  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一位不愿具名的学者表示,学者为企业提供咨询,收取咨询费,目前我国法律并没有限制,收取咨询费的金额也没有上限。

  该学者表示,虽然国家对公职人员、党员都有一些规定,但作为政府咨询机构的顾问委员,提供智库作用的人,是否也应遵循公职人员的限定,现在全球没有一致的结论。从学术伦理上讲,咨询专家应该主动回避有冲突的咨询角色。但即使没有回避,也并没有触犯法律,被辞退后,并不会被追究更多的责任。

  “反垄断委员会的其他咨询委员,大多也都和企业有咨询关系。所以张昕竹并不是因为给企业提供咨询而被辞退。”他认为。

  张昕竹的行为违反了相关工作纪律

  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现有媒体公开的报道来判断,张昕竹收受高通公司高额报酬,为高通公司在反垄断调查中作辩护,并不算违法行为,顶多就是违反了发改委的工作纪律。

  据介绍,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是为国内三家反垄断执法机构提供协调服务的机构。专家咨询组不是常设机构,聘请的专家都是高校和反垄断法的专家。张昕竹只是发改委的外聘专家,双方并没有劳动合同关系,同时也不是国家公职人员。

  根据《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工作规则》第三章工作纪律第十三条规定,专家咨询组成员工作守则,其中第(三)项明确规定:“不得从事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利益冲突的活动;未经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同意,不得以专家咨询组成员身份从事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无关的活动。”对违反工作守则的专家咨询组成员,予以通报批评、告诫乃至解聘。 新京报

  相关

  新华社评张昕竹被解聘:决不能让某些专家吃里扒外

  据新华社电 有关部门近日回应,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未经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同意,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的身份受聘于高通公司,收取高额酬劳,为其出具所谓的经济学证据,违反了工作纪律,被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解聘,不再担任该咨询组成员。

  明里顶着国家反垄断委员会咨询专家的头衔,暗里收钱替被调查企业背书。被解聘后,还避重就轻表态:“只是为外企说了话。”这样的专家不管其学术水平多高,其行恶劣,其德可鄙。

  更值得警惕的是,一些跨国企业为了保住自己的垄断利益,面对监管部门的反垄断调查,会无所不用其极,使出各种手段:拖延时间阻碍执法、花钱运作相关“专家”支持、利用“排外”说法为自己叫屈,等等。在这样的背景下,受聘于政府部门的相关“专家”“为外企说了话”,违反纪律收取利益相关方酬劳,对此情景应查个水落石出,并公之于众。

  反垄断法在我国实施时间并不长。在这一领域拥有专业知识的专家承担着向公众解疑释惑的职责,一些带有官方组织背景的专家是反垄断调查的重要参与者。相关机构和部门应加强对专家的监督和管理,决不能让某些专家浑水摸鱼、吃里扒外,败坏法学的声誉。

责任编辑:王彩屏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