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通信网

TD风雨20年:中国须向美国学习大战略和大局观

http://www.tele.hc360.com2015年01月13日09:42 来源:中国通信网T|T

    【慧聪通信网】1、国际电信标准是咋回事?

    当年作为通信专业的学生,我曾长期困惑一个问题,为什么同一项通信技术总会有美国和欧洲两种国际标准?例如电话语音的数字化就有欧洲A律和美国u(谬)律两种。学习后发现,两种标准的技术原理是一样的,但基础性的参数被故意搞得不同,而标准参数的不同就导致了遵循不同标准的设备之间不能互通互联。

    国际电信联盟规定,在A律和u律两种设备互联时,u律应做转换成A律。中国遵循的是欧洲A律,日本遵循的是美国u律,我当时挺高兴的,觉得中国跟从了主流,但就不明白了,明摆着国际互联时u律标准更麻烦,为什么日本还要跟着美国跑?全世界人民都用A律不就得了,为什么美国非得搞个u律出来搅A律的局?还有个疑问,很多国际通信标准明明是以企业为主导提出来的,为什么不叫摩托罗拉标准、爱立信标准?而是被叫为美标和欧标?

    在通信企业界长期流传着一句话:一流的卖标准,二流的卖产品、三流的卖服务,只有技术最强实力最雄厚的团队才能搞标准研究,只有征服了国际电信联盟专家的提案才有可能成为国际标准。国际标准首先是个专利集,有大量原创性的技术规范,甚至在标准外围还有不少支撑性技术。标准提出方自然就成为了该技术的主导者和长期获利者,标准中的基础性专利是很难绕开的,专利授权坑是一个接一个的,想玩大了还不掉坑里是不可能的,要接着玩就得乖乖地大把掏钱。

    美国技术全球领先,提出了非常多的国际电信标准,极大地推动了全球通信业的发展,为人类社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但美国人并不是活雷锋,垄断国际电信标准的目的还是为了自己获利,而制定国际电信标准的门槛又很高,高新技术和雄厚资金缺一不可,甭说亚非国家了,就是单个的欧洲国家都没一家能与美国抗衡,于是欧洲国家抱团取暖,合力成为了国际电信标准的另一极。

    如果没有企业去研究和推广,那标准就是一叠子废纸,在标准的实施过程中,国家的力量非常明显。简单地说,那就是自己人帮自己人,美标一出来,摩托罗拉肯定宣布支持,并会应用到全线产品中,而欧标一问世,爱立信和诺基亚当然也会力挺,这些巨头企业的支持,才是标准产生真正影响力的前提和关键。

    总而言之,标准就是行业的灯塔和指南针,谁掌握了标准谁就能引领行业的发展,这是长期获利持续发续的国际保证,但制定标准的门槛是极高的,不仅要有大量原创性技术,还得要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去推。国际电信联盟专家是来自全球的顶级技术行家,他们审核通过的国际电信标准都是好的,但好的标准也得有巨头企业去研究和推广,得不到推广的好标准过几年也就烂掉了。提请国际标准特别是划代的关键性标准,远远不是一个企业内部事务,背后都有着国家的力量,甚至是一堆抱团国家的力量。

    2、TD标准的由来

    1985年7月,七个人在美国雅各布博士的家里议事,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创建高通公司,一家靠卖标准获利的一流公司就这样诞生了。公司成立后不出几年就拥有了约4000项的CDMA相关专利,而且很多被国际电信联盟采纳,其盈利手段就是给全球100多家通信设备制造商进行专利授权,赚的可谓是盆满钵盈。

11

    从2G时代开始,中国就因缺乏自身的技术专利而支付了巨额的专利费,更因为中国人基数庞大,从而显得更加地肉痛,成千上万的员工在巨型工厂苦哈哈地干活,赚到的利润自己能留下的很少,其实都是在给国外老板打工,这种痛不是小国家能够体会到的。

    卖标准的高通公司非常厉害,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把3G标准跑马圈地搞得差不多了,一道道的技术壁垒和一圈圈的专利陷阱都已建好,外人再难打入分得一杯羹。中国怎么办?改革开放令国家经济发展,政府手里有了俩钱后想法也多了胆子也大了,不想再跟着美国和欧洲屁股后面跑了,想在3G标准上扑腾一把。

    在人家已经建好的壁垒和陷阱缝隙中扑腾肯定得死,必须得另辟蹊径,中国选择了“时分双工”作为突破口,而当时被看好和进行专利经营的方向是“频分双工”,倒也不是“频分”先天就比“时分”好,而是“频分”具有继承2G技术设备的优势,而从天而降的时分令人不放心。

    1997年4月,国际电信联盟向世界各国发出征集函,征集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要求全部提案在1998年6月30日之前提交。现在已经很强大的华为和中兴,在当时主要是生产程控交换机,在移动通信标准上也没经验,这事就交给了大唐来办,但咕唧了大半年也没啥进展。

    1998年1月的“香山会议”拍了板,4月30日前必须向国际电联提交TD-SCDMA标准提案,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而八字只画了一撇,中国手头的专利不足以发起国际电信标准的申请,数量几乎差了一半,于是盯上了西门子搞的TD-CDMA(注意没有S),这套专利与我们搞的技术体制是一样的。中国政府不差钱,整套地买了下来,结合自己搞的打了个包按时提交了申请,连滚带爬地赶上了申请3G国际标准的末班车。

1

    这事是个啥性质呢?好比有一个菜场,美国和欧洲有钱有势动手早,把绝大部分的好铺面都占上了,中国是个给菜场老板拉货扛活的伙计,在菜场的二期运营过程中,通过辛苦劳作挣了点本钱,但不想再卖苦力了,也想挤进菜场来当老板,可海鲜和肉类铺面都被占了,只剩下犄角旮旯的蔬菜铺面,而且新人注定要被排挤,前途并不乐观,眼看着三期菜场马上要开张,没时间再考虑了,你干还是不干?

    这个伙计当时的决定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干起来再说”,随后几年里,菜场里属这小子折腾的欢,把自己的亲戚安插进了管委会,在菜场里说话的份量也越来越重,在四期菜场洗牌重组中挪了摊子,不卖菜该卖海鲜了。当然,质疑反对的声音一直没断,三期菜场开张前嘲笑的是,一个长年扛活的穷小子也想当老板?四期洗牌时的指责是,当年2000多块购置的菜架子说丢就丢了?又投钱买了冰柜,这不是败家子嘛。

    3、TD标准是好是坏?

    太多网友们骂TD标准是垃圾,网上嘲讽TD标准的段子也举不胜举,我曾不止一次地跟他们对话,想跟他们公开辩论下TD标准的优劣,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接过招。其实,绝大多数网友对TD标准的恶感来自于对移动3G的不满,但对标准本身的好坏并不清楚,毕竟这是个门槛很高的专业性问题。

    TD-SCDMA标准本身是好的,具有足够的技术先进性,否则也不会被国际电信联盟批准通过并成为3G的三大国际标准之一,国际电信联盟的专家可是顶级的,您可以认为我是个不懂装懂的棒槌,但不能认为这些顶级专家也不懂吧?

1      

      但为什么经营的不好呢?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它不像WCDMA标准那样有2G时代的技术和设备的积累,二是智能天线等核心技术的工程化应用不给力。前面说过,如果没有企业去研究和推广,那标准就是一叠子废纸,而美标和欧标一旦颁布,就会有企业巨头研究开发和商业应用,全球的研究机构也会主动跟进,以图在该标准下的技术层面有所创新,研发出遵循该标准的新产品来,例如华为公司当年就有个专门研究WCDMA的小组,我的一个师长曾负责过这个团队。美标和欧标是世人都有信心的金矿,一问世就打上了“跟着我混就能挣钱,不跟着我混就会被边缘化”的标签。

    中国提出的TD-SCDMA标准的待遇就差多了,虽然与美标CDMA2000和欧标WCDMA同为三大国际标准之一,但并不被国际通信企业所看好,这当然也是正常现象。后来三星表示支持,韩国还建了TD-SCDMA试验网,这是因为中国砸了钱,但也没整出个持续效果来。当时我就觉得拉拢韩国是失策的,韩国也是个菜场外扛活的野心伙计,他会真心帮助你的买卖?

    有了标准当然要推广,别人不推只能自己推,于是政府对电信企业进行了改组,这项艰巨的苦差事就落在了人材最多实力最强最有钱的中移动身上,并形成了新移动经营全新的中标TD-SCDMA、新联通运营最成熟的欧标WCDMA、新电信经营美标CDMA2000的局面。

1

    这个决定把中移动的员工坑得不轻,作为政治任务想干得干,不想干也得干,除非是自己不想干了。简而言之,移动员工苦干苦熬了多年,TD-SCDMA网络于2013年底算是基本成熟了,速率和稳定度有了大幅度的提高,正准备着来年好好干,把失去的客户再抓回来。结果12月4日政府发了TD-LTE的牌照,中移动高层决定全力上4G,TD-SCDMA网络不再继续投入了。

    这事咋看呢,好比还是那个菜场伙计,当了小老板后守着犄角旮旯的菜摊子苦苦经营,买菜的还多是自家亲戚,刚要开始盈利了,菜场要搞四期建设了,他果断弃了菜摊改卖海鲜了。这事该如何评价呢?单从这几年的收益来看,小伙子不如继续扛活挣的钱多,但自己当老板的机会就会越来越渺茫,虽然盘下了铺子后头几年没挣到钱,但打下基础了,从长远看是正确的选择。

    4、韩国和日本也在扑腾

    甭看韩国和日本比中国发达,但也没能进了国际电信标准圈子,跟3G之前的中国一样,是菜场外面扛活的伙计。当然了,韩国日本有技术有财力也有抱负,在国际电信标准方面也一直在扑腾,但争夺标准实在是太难了,他们也非常地不容易。

    前些年有段时间国产行货手机阉割了Wi-Fi功能,遭到了用户的一片骂声,后来又恢复了,这背后其实是一场国际电信标准的争夺。很多人不知道,韩国搞得比中国更凶,他们力推自主的标准并拒绝Wi-Fi,下了大力气也砸了大钱搞国内市场,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大家都知道的小灵通,是日本研发出来的数字移动通信系统,它以费用低廉而著称,曾一度风靡于亚洲。小灵通也想打入国际标准,甚至日本政府为它颁布了高速无线通信的牌照,在原有技术上发展出来了XGP(eXtendedGlobalPlatform)技术,作为日本自主技术试图向4G进军,结果也是砸钱无数后彻底地失败了,承办的企业也因此破产。

    韩国日本的努力看起来是失败了,但并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们在相关研究方面得到了许多收获。进军国际电信标准是进取型国家的必然选择,中国扑腾的效果比韩日要好,TD-SCDMA被纳入到国际电信标准体系是重大胜利,彻底改写了国际通信史。

    这些年中国在国际电信界已经折腾出了点样子,在引领5G发展的无线通信研究论坛组织的首批成员中,印韩日各有一个专家,而中国有两个。2013年2月,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联合成立了“IMT-2020推进组”,旨在提升中国的5G技术,并加强与国外组织和公司的合作,中国现在是全球公认的推进5G最积极的国家之一。

1

   没有谁一出世就是光芒万丈的,打入新的领域必然是步履蹒跚甚至跌跌撞撞,中国在3G时代争标准是个成功的战略,抓住了难得的历史机会,如果当时不挤进去,现在就更加不可能了。这些年的历程可以用三句话来描述:3G时连滚带爬,4G时翻转腾挪,期望5G时能引领世界。

1

    5、中国的电信企业垄断吗?

    电信企业与煤气、自来水、邮政、电力等企业一样,属于行政性垄断企业,这种垄断的目的不是为了牟利,而是为了保障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试想一下,如果谁有钱都可以开个自来水厂,喝死人后老板跑了咋办?这种旨在保护公民的行政性垄断在全球国家都是一样的。

    西方发达国家的全国性电信运营商多是三家以下,四家的不多,而中国有三家全国性运营商,分别运营三个3G国际标准,实事求是地讲,垄断程度非常低,特别是与电力和两桶油相比,被称为垄断企业非常冤。电信企业员工的日子很不好过,节假日也得去街上摆摊,为争地盘打群架的事件时有发生,试问哪家真正的垄断企业员工会这样苦逼?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源于中国特色的电信管理体制。

    在西方发达国家里,运营商的频率是自己拍来的,技术体制是自己定的,业务也是自己开出的。但中国的电信运营规则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规则非常明确:频率是工信部划分的,技术体制也是工信部指定的,业务还是工信部安排的,工信部把苦活攥在手里,看谁家肥了就塞给谁,不接不行,干不好不行,干得好也未必行,因为隔几年就要杀肥猪,正式说法就是“电信重组”。

    最近,工信部把基站建设业备剥离出来搞了铁塔公司,我认识的一些运营商中层技术人员正在纠结要不要去铁塔,反正运营商员工就甭想安安生生地挣钱,过几年就得鼓捣你一次。从这个角度而言,政府控制电信企业是非常成功的,运营商从来就没有过尾大不掉之势,从来就是想咋捏鼓就咋捏鼓的,充分实现了国家意志。

    工信部是个严厉的婆婆,三大运营商是三个小媳妇,只敢互相掐,却从来不敢得罪婆婆,频率、体制、业务都在婆婆手里攥着呢,婆婆下的命令有道理的要执行,没道理的也得执行,而且越没道理的越得利索地执行。就拿“村村通”来说吧,工信部要求全国95%以上的山区农村都得有信号,资费还必须低于城镇标准,从商业运营角度而言,这就是一个没道理的命令。

    道理非常简单,越是发达地区,电信运营的成本就越低,利润就越高。在楼顶上建基站和接电都很方便,维护人员骑个电瓶车就能管护几十个,每个基站所服务的客户数量多,客户每月动辄上百元的费用。而在偏远山区,建个基站需要挖地基架铁塔,需要铺设专门的电缆和光缆,维护成本也高,可一旦建成了,只能收到附近几个村的话费,用户的月费用普遍不超过20块。

    在偏远山区建基站必然是亏本的,但运营商还必须屁颠屁颠地干好,这种中国特色在其它国家是难以想象的。那钱从哪里来呢?那只能从大城市用户身上薅羊毛了,国内大城市电信运营的成本低于国外发达国家,但资费并不便宜,其中有一部分就是支援贫困地区了。

    “村村通”政策令国内的信号覆盖率非常高,你在高速公路和国道上开车,即使没有人烟的地区也是有手机信号的,国内人士对到处都有信号已经习以为常了,但去了美国和澳洲就会有新的体会,郊外是经常没信号的。联合国把电信权利也认定为一项人权,向各国提出要保障偏远山区贫困人士的电信权利,中国的人权记录并不好,但在电信权方面还真的是一个亮点。

    6、你被国家绑架了吗?

    很多网友的观点是“我才不管什么抢夺标准,我掏了钱就得要最好的服务,谁也甭想绑架我,谁也甭想逼我用烂货”。作为消费者这种观点无可厚非,我对他们的回答是:3G国际标准一共有三个,中国三大运营商分别独立运营这三个标准,而且都开设了全国性网络,您可以自由选择,国家从来就没强制过您。

    有人希望继续使用2G时购置的移动号码,却享受联通的3G服务,携号转网在国际上有过先例,但并不是普遍做法,这是公司的营销手段,并不是必须尽的义务。手机号码在法理上也不属于个人资产,而是与某家运营商的一个商业约定,你主动解约后就会废止,好比你家的门牌号是88,搬到另一条街后门牌号就会变了,不能任由你把门牌号也扛过去。

    有人赞赏国外的市场运营机制,认为韩国日本的巨头企业争国际标准花的是自己的钱,破产了是他们自己的事,没有浪费我的钱,而中国是政府在后台出钱运作,花的是纳税人的钱。起码在20年前,中国的IT企业还很弱小,根本没有一家能独自挑起争国际标准的大梁,若不是国家出面搞,肯定会错过时机。如果你一定反感和反对这种机制,我只能对你说: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

    7、政府是咋支持创新的?

    2010年1月13日下午,中国电信CDMA网络大范围出现故障告警,涉及到全国绝大多数省份,原因是美国GPS系统升级,影响了CDMA的全网同步。中国电信经营的是3G美标CDMA2000,若没有GPS授时则只能维持72小时的安全运行。简单地说,中国电信3G网络的安全被捏在美国政府手里,因为他们在这个国际标准中植入了GPS这个关键项。

    很多人批评我具有冷战思维,我的反驳是:俄罗斯跟美国不对眼,搞了格洛纳斯可以理解,那欧洲国家为啥不使用免费的GPS,也凑钱搞“伽利略”工程呢?再搞个相同功能的卫星定位系统图个啥?美国又不是他们的战略假想敌,糟蹋这个钱做什么?

    即使是意大利、西班牙这样中小国家,也不愿意把自己国家的军事和经济命脉放在美国政府手里,虽然国库不富裕,凑钱也得要搞自主性的卫星定位系统。中国作为大国更是如此,欧盟搞“伽利略”缺钱,想拉中国这个土豪入伙,中国当时正苦于北斗一代的不给力,马上入了伙并拍了两个亿,但后来发现入伙的还有日本印度,中国不想跟他们共享战略资源,于是痛下决心退出,背水一战搞自主的北斗二代。

    2006年“伽利略”工程打上了首颗卫星但没有开通,只占了轨道没占频率,原因是开通得花钱,而欧洲缺钱,中国这个土豪也退伙了。而中国2007年打上了第一颗卫星后立马开通,随后一箭多星地连续打,入了轨就开通,终于把欧洲打急眼了。因为国际规则是“卫星轨道和频率先占先得”,后上去的必须避让已在轨的,而北斗与伽利略技术体制相同,规划的轨道和频率有很大部分是重合的,两家的申请国际电信联盟都批准了,反正谁先占上算谁的。欧洲急眼后找美国来向中国施压,中国不甩他们继续拼命打卫星,预计2020年前打满35颗建成全球定位网,有钱就是任性啊。

    必须谈谈“卫星轨道和频率先占先得”这条国际规则了,这是发达国家联合制定的利已性规则,这其实是很不公平的,为啥不给北朝鲜和刚果留点轨道和频率呢?等人家发展到能打卫星了,轨道和频率早就被占完了。但国际规则就是这样,你北朝鲜和刚果现在抗议也没用,谁让你们没本事打卫星占地呢?中国政府有钱了,现在终于沾了这条国际规则的便宜,以前吃的哑巴亏太多了,现在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北斗二代定位导航系统已经在亚太地区运行了,我国近10万艘渔船安装了北斗定位导航用户机,渔政通过北斗发送12500条气象警报,曾救助渔船6艘,旅游船1艘,救助渔民27人,游客6人,危重病人1人。北斗短信月高峰70万条,渔民称船上只供奉两样东西,一是妈祖,二是北斗。

    为什么国产的北斗这么受渔民欢迎,最重要的原因是GPS没有的一项功能--短信,渔船在海上遇到风险,使用GPS能获得自身的坐标信息,但却无法通知给渔政救援部门,还必须另外配备海事卫星电话。而北斗不仅能定位,而且还能发短信,按一下就把“出事了,速来经纬度某处救我”的消息发出去了,非常方便可靠。

    在渔船上装套北斗花多少钱?政府补贴九成,渔民只象征性出点,这比GPS+海事卫星电话组合便宜多了,渔民当然乐意得很。那发一条卫星短信多少钱呢?答案是三毛,这当然是远低于成本的象征性收费,但政府有钱就是任性,轻轻松松地就把GPS挤出了渔船。

    我是学院指派的北斗二代联络专家(我水平不够,是凑数的伪专家),参加政府举办的北斗二代推广会很有感触,一帮子搞GPS出身的公司老总坐了一屋子,科技局长出来讲话划了道,说继续搞GPS当然可以,政府绝不会干预但也不会支持,但若搞北斗二代的话,企业享受高新企业免税待遇,有政府支持的研发经费,可以申请政府资助的科研项目,老总们非常上道,纷纷表示要搞北斗二代。

    这事咋看呢?北斗二代的技术体制与GPS很类似,虽有点后发优势,但由于不如GPS成熟,起码在现阶段与GPS公平竞争不过,但政府很任性,力推北斗二代没商量。值得注意的是,政府的手法变了,不再搞限定性控制了,改成了划道利诱法,政策和资金摆在明处,任由你自主选择。废话,明摆着搞北斗能挣政府的钱,傻瓜才会继续搞GPS,政府就是希望你这样想。

    中国正在跟亚洲国家谈北斗二代的合作问题,简单说就是让外国也形成使用甚至依赖北斗的局面,当然要先让利了,必须便宜到令人发指才行,但这算不算糟蹋中国纳税人的钱呢?美国老大哥给我们做出了表率,1994年美国政府宣布,在10年内向全世界免费提供GPS的使用权,他们糟蹋美国纳税人的钱更厉害得多,但获得的战略优势地位也更大得多。中国必须向美国学习,学习他们的大战略和大局观。

    2015年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当然我们还可以继续使用“人均”算法示弱以获取国际便利,但作为一个国家整体,必须得有大国战略和担当,再想搭便车和跟跑恐怕是行不通了,巨大的经济体量也逼得你必须领跑,国人也不能再有弱国寡民的心态,不仅不能畏惧领跑,还要有让小国跟跑和搭便车的心胸。

    后记

    与其它谈TD-SCDMA的文章不同,这篇没有专业术语,全是大白话,而且是没有一丝火气的心平气和的大白话,不指望所有网友都认同,只是希望他们能知道,有相当多的科技工作者就是我这样思考的,只是这些科技工作者很忙,他们没时间讲这么长的道理罢了。我很相信,这篇文章说出了很多网友的心声,如果您觉得认同,不妨打赏五元,作为对我劳动的回报,穷老师也想吃次蓝龙虾和白松露,最不济也得吃碗牛腩啊。

责任编辑:王晓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