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通信网

VoLTE试商用 商业模式费思量

http://www.tele.hc360.com2015年01月13日09:48 来源:慧聪通信网T|T

    【慧聪通信网】2014年被称为VoLTE元年并不为过。在这一年,以欧美AT&T、T-Mobile,日本NTTDoCoMo为代表的大型运营商纷纷推出小规模VoLTE商用服务,未来12个月内全球还将有20多个运营商会相继完成VoLTE部署。更为重要的是,随着浙江移动在杭州率先推出VoLTE试商用业务,经过长时间酝酿的中国移动VoLTE商用大幕正式拉开。全球最大移动运营商的入局毫无疑问将成为VoLTE全球商用进程的助推器,VoLTE正处于爆发前夜。

    杭州首先实现VoLTE试商用

    杭州是全国首个VoLTE试商用城市,这是中国移动“下一代融合通信”战略的里程碑。

    2014年12月18日,中国移动浙江公司总经理郑杰表示,杭州成为全国首个具备VoLTE试商用条件的城市,并启动友好用户招募。在郑杰与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用VoLTE跨地区视频通话的近5分钟时间内,视频清晰、音质饱满。在中国移动5个试点城市(杭州、广州、南京、福州、长沙)中,杭州成为全国首个具备VoLTE商用条件的城市。这也是全球第一张基于大规模TD-LTE网络的VoLTE业务网络,是中国移动“下一代融合通信”战略的里程碑。

    在业界看来,这是中国运营商正式吹响VoLTE规模商用集结号。在中国移动VoLTE路线图上,2015年计划发展5000万VoLTE用户,届时也将有接近千元的具备VoLTE功能的手机降低用户使用门槛。

    据记者了解,杭州VoLTE的网络建设主要经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进行网络建设基础功能验证,第二阶段进行面向商用场景等各种复杂网络条件下业务质量的验证与优化。

    华为核心网产品线CTO姜青松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在网络建设基础功能方面,华为在杭州部署VoLTE网络的过程中采用了两种模式,一是通过基于浙江移动现网的IMS网络的升级改造;二是重新建立支持VoLTE的新网络。总体而言,两种建网模式都可行。

    “基于现网的升级能够快速实现对于VoLTE的支持,缩短设备到场时间,便于及时交付。还有一个好处是使得网络一开始便具有FMC,支持固定和移动融合的功能。而采取新建模式的话,需要调用全新的设备,重新与周边网络进行互通集成,耗时较长。”姜青松说。

    华为核心网产品线副总裁王永德表示,基于现网的改造,可以一步到位打造出具备FMC的网络。如果是重新建设新网,当未来面临移动和固定网络融合,或是在网络的二次调整时,都会对VoLTE网络产生影响。如果具备条件,基于现网改造一步到位地建设移动固定融合的网络是优选方案。

    中国移动研究院网络所多媒体网络研究室主任王亚晨在论及VoLTE端到端部署10大关键时认为,VoLTE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IMS核心网、EPC核心网、CS核心网、用户数据、信令网、无线网、承载网支撑系统等10个领域。王永德认为华为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移动VoLTE五个试点城市中最早完成所有测试,有三个原因:一是VoLTE涉及的网络环节华为都有积累,可以做端到端的预集成,加快了项目进程;二是华为具备VoLTE端到端的能力,特别是VoLTE芯片的开发也是和核心网VoLTE开发队一起做,能够清楚地了解终端,而且华为从2012年开始和一些主流的终端厂商成立LTE联合实验室,也提前做了联合测试;三是针对中国移动复杂的网络交互提前做功课,做了100多项专项解决方案。“而且在VoLTE上,我们已经有全球交付经验。”姜青松补充道。

    姜青松告诉记者,华为在杭州已经完成7000个基站的VoLTE升级,并在网络里面运用eSRVCC技术,使得切换时延大大缩短,达到230ms的时间,低于运营商要求的300ms,终端用户完全感受不到网络切换时延的影响。此外,VoLTE还在话音、视频质量、接通率、掉话率等不同的场景做了很多的优化,使得VoLTE网络能够提供给用户无缝切换且高质量的语音服务。

    王永德说,下一步要扩大服务的范围,现在杭州城区具备试商用的能力,未来会扩展到整个浙江省;要调优整个网络的性能,达到精品网的能力;要丰富终端类型,目前只有品牌手机厂商的旗舰机支持VoLTE,将来要实现更多的机型支持VoLTE。

    规模商用突破口在低价终端

    VoLTE在发展过程中受到许多因素制约,运营商要尝试一些灵活创新的商业模式。

    尽管VoLTE具有多方面的优势,但前途光明,道路曲折,VoLTE在发展过程中还受到许多因素的制约。在起步初期,VoLTE依旧面临网络覆盖、终端支持、商业模式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

    Gartner电信运营技术部研究总监刘轶认为,VoLTE最为依赖LTE网络覆盖,在LTE网络覆盖没有达到预期的情况下,推出VoLTE对用户体验而言是非常具有杀伤性的。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运营商不敢贸然推行VoLTE的原因之一。

    姜青松坦言,相对于其他网络,VoLTE网络的建设确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端到端的系统工程,涉及从传输网到核心网络、业务网络几乎是运营商整个网络的改动,以及部署eSRVCC等保证通话连续性的相关技术,无论是时间投入还是成本投入都相当巨大。

    此外,实现VoLTE规模商用还要等待终端的成熟。在刘轶看来,VoLTE终端和网络相当于“鸡生蛋蛋生鸡”的博弈。“与以前传统的2G、3G终端完全不同,VoLTE终端要加入很多功能和协议在手机中,相当于推高了手机成本。更为重要的是,在手机利润日益变薄且运营商VoLTE网络部署并不完善的情况下,手机厂商担心VoLTE难以得到规模用户的认可,因此普遍动力不足,而部分运营商在推行VoLTE时又犹豫不决。随着越来越多主流运营商及芯片商表态支持VoLTE,终端的问题在2015年会得到改善。”刘轶说。

    王永德表示,因为VoLTE的关键协议SIP在芯片中,所以VoLTE终端的普及核心在于芯片,特别是低端芯片。“从目前情况看,芯片上对于VoLTE的支持已非常成熟。高通的200、400系列,海思的Balong720等低端芯片也都支持VoLTE功能。我们预测明年会出现更多千元价位的具备VoLTE功能的中低端手机,VoLTE功能将逐步成为手机标配。而VoLTE在低端机上的出现,会大大加快整个产业的成熟,这将可能成为用户数量突破的触发点。”王永德说。

    尽管对于运营商而言,话音业务在逐渐萎缩,但不可否认,话音业务仍然是运营商业务的核心。在VoLTE规模商用的道路上,如何寻找新的商业模式,利用VoLTE来挖掘更多核心业务的价值,也是摆在运营商面前的现实问题。

    相比于传统的按流量或时间计费方式,在国外比较流行的VoLTE资费是采用固定语音资费和数据资费相捆绑的方式,运营商通常会设置一个固定的语音资费,并将其捆绑在一个数据套餐中,一方面强调VoLTE的价值,另一方面起到保护自己语音业务收益,同时提升用户ARPU值的作用。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