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手机企业并购,要走过多少个坑?

http://www.tele.hc360.com2016年08月15日10:57 来源:飞象网T|T

    【慧聪通信网】企业做大规模通常有两种途径:自身扩张和并购发展。两者各有利弊:自身扩张,虽然自主可控,但过程缓慢,容易错失战略先机。而通过并购发展,要迅速得多,当然也会引入更多的不确定性。

    虽然并购之路艰难,但2016年毫无疑问是中国在全球并购舞台上大展身手的一年。仅今年上半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交易的总规模就超过去年全年总和。

    不过,另外一组数据透漏出并购背后的尴尬。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的研究报告,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完成率仅为67%,完成后能够成功的少之又少。海外并购,比想象中要难得多。

    手机领域四场并购,四种不同的结局

    手机领域有两个经典的海外并购案例,一个是TCL通讯收购阿尔卡特手机业务,一个是联想收购摩托罗拉。前者成就了TCL今天在全球尤其是海外市场的领先;后者从并购到运营,都没有想象中的顺利,尽管前期有收购IBM的成功经验。

    当年TCL通讯收购阿尔卡特手机业务时,TCL集团主席兼CEO李东生称“18个月盈利”。无独有偶,联想收购摩托罗拉时,其CEO杨元庆表示,“联想预期在四至六个季度内取得盈利。”

    18个月后,TCL通讯开始二次重组,而联想和摩托罗拉如今仍处在磨合期。幸运的是,经过二次重组的TCL通讯迎来了新的发展,越走越顺,而并购了摩托罗拉的联想最终会如何?还要等待时间的考验。

    不光是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难,国际巨头的并购也有很多不顺之处。作为操作系统厂商,谷歌和微软都曾进行过并购,他们着眼点在没落的贵族,一个是摩托罗拉,一个是诺基亚。不过两场并购都以失败告终。谷歌通过专利获得了一定的话语权和财务收益,所以输得还不算惨。而微软将WindowsPhone操作系统的份额越做越小,不禁让人感到唏嘘。

    从四场并购看企业并购路上的三个大坑

    并购前意气风发,志向满满,并购后往往出现出乎意料的结局。实际上,企业并购发展过程有不少的坑,跳过去才有好的发展,跳不过去,并购就是噩梦的开始。还从手机行业来讲。

    一是发展趋势之坑。当企业代表的技术与文化呈下行趋势时,往往很难拉起。

    2013年微软收购诺基亚,想以此提升WindowsPhone操作系统的市场份额,而诺基亚欲借此重回智能手机霸主的地位。但重新结合的二者,并没有真正判断清楚发展大势,而是继续一意孤行。

    微软的错误在于,仍然坚持封闭,凭借3%的市场份额就想自建生态,殊不知开放已经是大势所趋。2015年微软才意识到问题所在,开始提出兼容安卓,但已经错过了智能手机发展的最好时机,全球智能手机增速开始放缓。

    对于诺基亚的没落,与其坚持落后的技术和弱势的生态圈有很大关系。被微软收购之后,诺基亚在这方面也并没有改观。当用户注重开放、共享和体验的时候,跟不上趋势的企业都会被抛在后面。

    二是企业文化之坑。不同企业,在文化上差别巨大,整合是漫长的过程,会形成巨大的沟通成本。

    谷歌和摩托罗拉,一个是互联网领域巨头,一个是电子通讯领域王者。前者倡导自由的文化,后者坚守严谨的开发风格;前者对于产业演进及改变有很多畅想,后者在引领技术发展上更加务实。

    谷歌想把摩托罗拉的有限电视机顶盒业务,拓展到美国百万户美国家庭,推出了“GoogleTV”把自身的服务内置到电视里面,然而这与做电视的人想法有很大差异,最终以失败告终,机顶盒业务在2012年以23.5亿卖给了Arris。

    在手机方面,收购摩托罗拉后做起硬件生意的谷歌,遭到诸多硬件商的不满,而且MotoX的上市,并没有搭载安卓最新版本,也让使用摩托罗拉的人感觉像是二等公民。磨合过程中,有不断的猜疑和抵制。谷歌的解决方式之一就是裁员:2012年是4000人,20%。2013年是1200,10%。最终借联想把这个包袱放下了。

    联想和摩托罗拉的文化被认为是十分接近的,即便如此,二者的整合难度依旧很大。连杨元庆本人在接受访问也承认,低估了整合摩托罗拉手机业务的难度。

    即使是已经成功蜕变的TCL通讯,在2004年并购阿尔卡特手机业务后,也曾经历文化之坑。当年中国企业的国际化程度比现在要低得多。企业内部的各种硬软件还达不到国际标准,甚至中法部门之间经常需要借助翻译才能进行沟通。其磨合难度可想而知。

    三是风险判断之坑。对目标企业无形资产的判断,是有很大风险的,尤其是跨国并购,往往预估不足。

    微软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资料中表示:“对收购的资产和负债的估值,是对基于手机硬件业务长期财务预期的企业价值的反映。在竞争激烈、多变的市场上,我们无法实现预期的目标是可能的。”言外之意,诺基亚的无形资产价值被夸大了。

    谷歌在提交监管部门的文件中估计,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业务价值124亿美元,其中55亿美元与专利和技术有关。美国华盛顿律师事务所DuaneMorris专利律师罗德尼·斯威特兰德说:“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在当时并不是一时冲动,但除了伤心,他们现在一无所获。谷歌是否应该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应该收购,但别以那种价格。”虽然这笔交易或许使得苹果和微软不能向其提出新的专利诉讼,但这家搜索巨头在一系列专利案中并未取得重大胜利,反而让监管部门加强了对谷歌的反垄断审查。

    TCL并购的成功带来了哪些启示?

    讨论TCL通讯并购阿尔卡特手机业务是否成功,业界在不同时期有截然不同的评论。在2005年,这场并购曾被形容为“史上最糟糕的并购”;然而2006年之后舆论画风突变,一直到今天,这场并购案例已经成为通讯史上鲜有的成功典范。

    TCL通讯可以说是国内仅存的第一批手机厂商,其同时代的科健、波导、夏新、熊猫都已陨落。

    TCL通讯在全球的成绩可以说非常抢眼。按照官方公布业绩,TCL通讯2015年手机总销量达8355万台。根据IDC数据显示,TCL通讯2015年手机出货量在全球手机厂商中排名第五,同时在国产手机厂商中连续多个季度稳踞海外市场出货量第一。

    这组数据,相当华丽,优异的销售表明TCL通讯并购后的运营十分健康。TCL通讯的手机在全球,尤其在海外十分成功。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慧聪TMT

打造广电科技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