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蒋志祥回应“亿元欠款风波”: 分享通信有钱进不来 祸起股权之争

http://www.tele.hc360.com2017年03月03日16:13 来源:《财经》新媒体作者:高素英、蒋诗舟T|T

    【慧聪通信网】本来约在北京东二环朝阳门的专访,因蒋志祥与合作伙伴去追二股东北京天润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润伟业”)法定代表人贾树森,而改到了东三环亮马桥附近的某酒店。初见蒋志祥一如既往地淡定,情绪似乎并没有受“欠款风波”太多的影响,但说到二股东许久以来的避而不见,他还是颇为激动,言语之间表达了诸多的无奈与不满。一场因为股权之争而引发的“欠款风波”将分享通信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分享通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志祥

分享通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志祥

    近日“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欠中国联通8000万元”的消息一时被传的沸沸扬扬,然而这起事件背后并非欠款那么简单,背后是大股东与二股东之间的拼死博弈。3月2日,分享通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蒋志祥接受《财经》新媒体独家专访时表示,目前欠款的实际数额确比传闻中的8000万还要多,分享通信并非无钱可还。只是已经筹到用来偿还欠款的两个亿因贾树森的不配合,导致钱进不来,无法偿还欠款,目前双方的谈判已陷入僵局。

    对此,贾树森在电话回应《财经》新媒体独家采访时称,自己在公司没有管理权,下一步将陆续退出分享通信,具体商谈由公司副总直接对接,自己不会与蒋志祥进行当面谈判。

    欠款涉及三大运营商

    尽管此前有微博称分享通信员工自曝被拖欠工资以及该欠债8000万,但《财经》新媒体记者早在十多天前就从联通内部获悉分享通信欠款逾亿元,因消息过于敏感而未立刻发出。不过随着事件的爆出,分享通讯欠款传闻愈演愈烈。

    工商资料显示,分享通信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598.32万元,其中蒋志祥持股比例51%,天润伟业持股比例为49%。而天润伟业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股东只有贾树森一人。

    记者从分享通信内部获得的一份1月11日下发给二股东《关于分享通信面临的困难与增资告知函》显示,分享通信对外欠款急需支付三大运营商结算款大约共计1.2亿元人民币。因三大运营商的结算款未及时支付,导致分享通信业务目前全部处于停滞状态。

    而在分享通信2017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议的通知中显示,急需对外支付的欠款约为1.64亿元,其中涉及三大运营商的欠款为1.3亿元,制卡结算款1500万,清退河南合伙人的退款为700万,员工工资1000万元,个人约200万。

    告知函中还提到,可能存在的风险是,如果在2017年1月20日前未支付三大运营商结算款,将直接导致移动转售业务正式牌照不予获得。分享通信会面临各合伙人共同的退出挤兑,引发内部员工提起集体劳动仲裁,将直接导致公司倒闭清算。

    鉴于上述情况,分享通信提出了增资扩股方案:一是引进“特许合伙人”和公司员工总资金2亿元占分享通信集团40%股权,分两家“特许合伙人”公司每家投资1亿元,分别占20%股权并参与集团公司决策。

    二是,引进一家“特许合伙人”公司资金1亿元占集团公司20%股权并参与集团公司决策,现股东天润以借款形式贷给集团公司1亿元,贷款按年化收益10%计算。

    现股东蒋志祥与天润分别向集团公司同比例增资1亿元,股东天润先增资1亿暂可占集团公司60%股权,待股东蒋志祥可在一年以内增资1亿元后保持现有股权结构不变(蒋志祥51%,天润49%),期间股东蒋志祥主导集团公司决策权与经营权并拥有一票否决权;公司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

    蒋志祥表示,尽管分享通信已经面临着很大的欠款压力,并且向天润伟业两次发出告知函,但由于增资扩股意见不同,天润伟业实际控制人贾树森自去年12月底开始一直避而不见,导致融资事且停顿,欠款无法及时偿还。

    股权纠纷导致还款计划搁浅

    蒋志祥告诉《财经》新媒体,从去年8、9月份就开始谈融资,当时没有把问题的严重性告诉贾树森,但到10月份前后不得不把公司面临的实际困难告诉他。随后正式提出融资,但是每次谈融资他都借故离开,不愿意多谈。天润伟业如果想退出可以提条件,后来贾树森让女儿发来一条短信,同意退出,但条件是需要给其12%的年化收益。

    蒋志祥觉得退出条件也能接受,就让贾树森签一份授权函或在股东会决议上签字,但他并没有签。原困是,如果蒋志祥能够借到钱,贾树森就会退出。一周后,也就是2016年12月8日,蒋志祥借到近亿元,需要贾树森办理退出手续,但他口头又告知不想退出。这是双方就融资问题沟通的第一个阶段。

    蒋志祥认为不退出也没有关系,随后提出“两个亿占分享通信40%股权”的方案,但是贾树森认为这个价格太低。而蒋志祥认为价格是根据内部融资需求来决定的,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因为用钱太急。

    “在这种情况下,贾树森告诉想自己投资两个亿。这样一来,我就由原来的大股东变成小股东,只占百分之三十多的股份。但考虑到公司的实际情况,也就同意这种方案。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双方在准备协议的过程中,贾认为当时分享通信用一个亿也可以渡过难关。又过了几天,贾又变了,认为投5000万,也可以过度一下,增资的金额不断减少。”蒋志祥说。

    因为当时情况比较紧急,涉及到员工的工资要给,上下游供应商的货款要也支付,最后一个方案也可以接受。但是贾树森要求5000万要占14.28%的股权,这个价格显然违背了1个亿占股20%的最初设想,令蒋志祥感觉股权价格太低。

    不过导致双方股权矛盾最关键的不仅仅是上述价格引起不愉快,而是蒋志祥对“先做完股权变更,再打款”的条款很不认可。他认为,这种投资可能会变性质,如果先变更了股权,自己从大股东就变成了小股东。在这种情况下,做为没有话语权的小股东如何才能保证融资款顺利到位,成了不得不考虑的难题。

    蒋志祥告诉《财经》新媒体,他当时给贾树森提出修改条款,要么先打款,后变更股权。要么先变更股权,再打款,但前提是将5000万元增资款由第三方资管代为管理,待到股权变更完毕后,把5000万打到公司帐户。但是贾树森不同意这样做,最后就没有达成一致。

    自此之后,贾再不与其谈论股权之事。

    “由于有上亿的欠款要还,目前虽然找了两个亿,但是因为二股东的拒不配合,这些已经融到的钱也无法进入公司帐户,只能是僵着。”蒋志祥一脸无奈地说。

    3月2日,贾树森对《财经》新媒体表示,不想和蒋志祥再谈股权的事情,自己在公司里面没有管理权。董事长和总经理由蒋志祥任命,财务由天润伟业派人负责,自己只是个董事。后来连财务也不让管,没有办法再参与了。

    对于下一步的打算,贾树森表示,分享通信可以融资,但是未来还是会退出来的,要一步一步地退出。具体到股权的细节,会让公司副董事长去谈。

    不过蒋志祥表示,分享通信的副董事长由天润伟业委派,但一直没有履职。

责任编辑:王彩屏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慧聪TMT

打造广电科技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