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金立刘立荣:我去了塞班 没有输100亿

http://www.tele.hc360.com2018年11月27日11:06 来源:搜狐科技T|T

“在2017年开始金立和供应商之间的往来一直是比较紧张的,有些供应商听说我参与赌博的事情之后,就用断供、申请保全资产的方式逼迫金立还钱,在2017年11月份,我自己筹措了1个多亿投入到公司,已经无济于事。“

    他讲到,在2017年11月份,摄像头模组最大供应商欧菲科技开始对金立停货,生产一下“休克”。在断供之前的8月份,金立在国内市场回款一个月接近20亿,到了11月份下降到13个亿,12月份就不到5个亿,到今年1月份就全断了。公司运营就停了,然后更多的债权人扑了上来。

    说完这些,刘立荣思考了一阵,话锋又转了。“其实,如果没有这次资金问题,金立以后会怎么样也很难说。”

    “到今天这个局面,本质上是因为金立手机多年都在亏损。在功能机时代金立盈利能力是比较好的,2007年利润有5个多亿,到2011年利润在3亿到5亿之间,其实这个时候规模其实并不大。反而后面转型做智能手机,从2013年开始以来就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在通过银行输血。”刘立荣说,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起来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个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个月亏损不低于2个亿。”刘立荣的这个说法让人感到惊讶。

    谁能相信一家曾经年出货量近4000万部手机、接连聘请明星代言的手机大厂,一直在亏损的状态?而且按照刘立荣的说法粗略计算,从2013年到2017年底,金立累计亏损就有约80亿。亏损80亿的情况下企业还能够支撑下去?刘立荣是否在为自己开脱呢?记者提出质疑。

    刘立荣回答说:“差不多是这样一个数字,所以公司银行贷款一直在增加,虽然亏损但企业经营的流水一直在流转。你可以看看,国内很多小打小闹的手机公司每年在亏损多少,我们是大打大闹的几千万部,这几年投入了这么大的费用没冲出来。”

    听起来有些离奇,也不是完全没有可信度。只是主业亏损情况下,“16金立债”递交的财务报表经过了怎样的会计处理方法就不得而知了。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在金立这家民营公司,持股41.4%的刘立荣长期以来是绝对权威。有已经离职的金立前管理层对e公司记者表示,在金立,可能只有刘立荣和他的同学――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清楚公司的财务情况究竟如何。在今年10月26日,两人均被列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对刘立荣所称,金立长期在亏损状态的说法,e公司记者咨询了几位金立的高管,一些高管表示了质疑态度,但是没有太有力反驳,因为很多人并没有接触过金立的财务报表。但是也有听起来对刘立荣的说法有些支撑的声音。

    从2009年起在金立东莞工厂负责生产副总裁李三保也在10月份离开了金立。他在11月25日接受e公司采访时表示:”作为职业经理人角色,我没有看到过财报,但是金立在从功能机进入智能手机时代之后,情况都并不理想,整体反应体系和竞争对手相比弱了不少,只有像M系列这样的产品利润尚可,但低端机还是占据了大多数,在整体利润很薄的情况下,为了冲上去坚持高举高打,每年营销投入都比较大。其实感受上公司每年都很辛苦,我听到盈利的年份不多。这样再有资金抽走的话,影响就比较大了。“

    李三保称,2017年金立规划平均每月生产400万部手机,但是在1月份就感到产线方面供货比往年吃紧,到当年8月不断出现一些供应商威胁没有回款就不再供货,到11月份发生供应商诉讼事件后,生产就基本停了下来。”最巅峰的时候这里有1万3千多人,都是一步步辛苦打拼下来的,这件事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离开的时候也是恋恋不舍的。”

    刘立荣在今年1月份通过社交软件接受e公司采访时称,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和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年至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在参与赌博的行为逐渐明了之后,刘立荣当时的这个说法自然也被质疑。比如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2016年广告投入费用大概10个亿左右,2017年只有7-8亿的预算。

    很多人都认为是刘立荣把责任推卸到金立负责营销的团队身上。对这一说法,刘立荣对e公司记者回应说:”其实现在只在打官司的广告费就有10几亿,这只是营销费用的一部分,而且不是大头,地面网点的营销投入才是大头。2016年2月份开始,金立启动全球换Logo、启动新品牌,营销费用是比较大的。我没有推卸责任给营销人员,其实每一笔钱都是经过我花出去的。”他仍然坚持称:“过去两年营销费用有六、七十亿是不夸张的,空中,地面,物资,海外这些部分加起来投入超过40亿。”

    一些接受采访的金立员工对刘立荣的话仍有怀疑,但没有人拿出可靠的反驳依据,这个话术一时难以查证。

    李三保则分析:“当时做品牌,坚持高举高打的做法我认为是对的,关键是出货量没有达到预期,比如说2017年销售目标是5000万部,做市场的投入规划也是按照5000万部的量做计划投放,没有做到这个量的话,超出的费用支出自然就把盈利吃掉了。”

    时间换空间

    金立现在有多少债务?刘立荣说,大概有170亿元左右。其中包括银行债权人债务约100亿元,上游供应商约50亿元,广告供应商约20亿元。在上半年,刘立荣还掌握着主动权,希望找到战略投资方帮助尚未“凉透”的金立起死回生,但其实根本没有“白衣骑士”。11月份,金立董事会要求他放弃董事会职务,他接受了提议,签字离开了董事会。

    刘立荣表示,“从2018初开始引入战略投资者,大概接触了6家意向公司,但是到8月份基本放弃了希望。并没有因为我要保住控制权错失战投机会的情况,事实上,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每一次都是抱着一种理想。这么大的债务、这么多的官司,在国内当前的经济形势下,100多亿的负债谁会愿意来接呢?到后面转变思路就是推进破产重整,一开始担心银行机构不同意,但是在11月23号金融债权人会议上,所有银行都支持了破产重整方案。”

    而在11月20日,有近20家金立供应商聚集在深圳中院,向法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破产重整看起来似乎是更容易让各方接受的方式,以时间换空间,通过逐步解封、恢复、运营金立旗下的资产,通过一段时间资产增值来偿还目前不能覆盖的债务。

    对债权人来说,接受破产重整已经是无奈之举。一位不同意具名的债权人对e公司记者表示:“金立大部分欠款是存在抵押的,如果是破产清算,按照清偿顺序,我们可能什么都要不回来了。而接受破产重组则需要继续等待,未来也是不能预知的。金立债权人有400多家,事发一年多已经有很多小供应商等到破产了,讨要欠款甚至还有刘立荣的亲戚。”

    显然,供应商对刘立荣以及金立的行为是极其不满的。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应详细了解所有相关投资风险,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慧聪TMT

打造广电科技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