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分类 > 行业资讯 > 电话机及手机 > 正文
从牌照制度看手机市场准入谁说了算


  声音 现行手机牌照制度已经过时?

  按照信息产业部有关官员的说法,1999年出台的5号文件规定,生产移动通信产品必须要由主管部门审批立项,这一是为了扶持国内手机企业,防止外资企业一统天下;二是避免重复建设,防止恶性竞争。

  手机牌照制度的初衷是好的,它既限制了国外巨头的垄断,也抑制了国内企业的过度竞争,确实起到了保护民族产业发展的作用。但时至今日,“手机牌照制度”已不能适应目前的实际情况。

  首先,对于保护民族产业的说法,有关人士指出:这样的作用已经无从谈起。全国工商联的一份调查显示,牌照制度未能从根本上限制外资企业的进入,外国手机企业通过种种方式成功绕过行业壁垒,已大举进入中国,而一些有实力、有能力的民族企业却被挡在门外;特别是当前国际上手机产业正在向中国转移,继续实行管制将会使大量订单落到外国在华企业手中。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台资或外资手机巨头正以地方投资的形式,通过地方政府的政策庇护,绕过部委设置的政策门槛。今年3月24日,韩国SK集团出资占70%、新疆天地集团出资占30%,成立了SK天地电信产业有限公司,生产SK手机。

  其次,避免重复建设、防止恶性竞争的说法现在看来也已经不合时宜。因为手机牌照制度并没有阻止国产手机出现的生产过剩问题,没有生产许可的企业可以绕开审批制度进行贴牌生产。手机牌照制度的效果只是给没有生产许可的企业增加了租牌费用,并没有真正限制住手机的产量。其实,目前我国手机市场供大于求的格局已经形成,即使牌照制度取消了,投资者也会权衡利弊,不会盲目投资。尤其是民营企业,绝不会傻到拿着自己的“血汗钱”往水里扔的地步。

  从法律意义上已不存在的中国手机牌照制度,在现实中早已失去了存在的理由。

  目前已公开的一份数字材料可谓触目惊心:到现在为止,在中国共有36家企业拥有49张手机牌照(其中GSM手机牌照30张、CDMA手机牌照19张);而在这些拥有牌照的企业中,自己进行生产、推广和服务的只有十几家,甚至有的厂商连一条自己的生产线都没有;而其他有实力的企业想进入该领域,因“手机牌照”拿不下来,就不得不高价收购或者与这些拥有牌照的企业合资取得生产销售手机的合法身份,更多的企业则向其借牌或贴牌来生产手机。目前,国内实际生产的手机厂商就有100多家。有业内人士测算,牌照拥有者一年的提留费可达到15亿元至30亿元。

  如此巨额的贴牌费用,已经让一些拥有牌照的企业蜕化成了完全靠出租牌照生存的“寄生动物”。

  此外,牌照制度形成的行业准入壁垒,限制了国内新的资本与新的技术力量进入,大量的可投入深度竞争和技术研发的企业被挡在了门外。由于拥有牌照的企业靠出租牌照就可以获取高额利润,所以其没有动力去进行技术创新,而借牌的企业则没有更多的资金和精力去进行产品研发。深圳先科通讯公司总经理黄荣添认为,手机牌照制度产生的不公平竞争环境,不利于创新环境和企业创新能力的形成,使国产手机很难形成真正的核心技术,在产业链上处于低水平的加工地位。

  据最新报道,由于国内厂家的呼吁,手机牌照新制有望在不久后出台,将允许“真正做手机”的厂商进入。

  没有手机牌照的厂家集体上书

  奥克斯状告信息产业部手机牌照事件余温未退,在10月27日举办的“2004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站出来声援奥克斯余音未断,11月初又传来奥克斯、先科通讯、维科电子、金立通讯等数家手机牌照“在野党”酝酿集体上书有关部门,将手机牌照之争引向更深层次的行业“腐败”——手机牌照出租以及转型时期政府管理部门——从“管理员”到“服务员”的角色转换。

  就在众多民营企业苦盼一张手机市场准入证的同时,韩国手机企业又开始了大举进入中国市场的举措。在10月27日的北京国际通信展上,韩国第三大手机厂商PANTECH(泛泰) 宣布,11月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届时,一款新的百万像素手机将进入内地销售。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电信巨头SK电讯旗下的SK Teletech将从2005年第一季度开始,在新疆生产GSM手机。据了解,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首期投资6000万美元。
 
   一方面是对国内民营企业进入手机行业的政策壁垒坚冰难化;而另一方面,却对外资企业进入国内手机市场一路开绿灯。据了解,在国内市场上,韩国手机品牌已达数十个之多。一位手机牌照“在野党”的老总说,我们民营企业只是想在手机行业准入上,能跟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享受同等待遇,为国产手机产业的强盛尽微薄之力。

  手机牌照出租的产业乱局

  据业内人士透露,手机牌照寻租一年下来仅租金一项就可为出租牌照的企业带来30亿元收入。手机牌照出租始于2001年,2003年达到鼎盛期。尽管人们不断诟病国产手机缺少核心技术,但牌照出租这几年的收入加在一起相信近百亿元资金完全可以实现手机技术某些方面的突破。而就是这种垄断性的管理模式,赋予了某些企业以优惠,让其“坐地吃租”。

  据FPDisplay产业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国内手机生产企业(含OEM/ODM企业)从1997年的14家发展到2003年的78家(含小灵通),目前参与的企业已达百家以上,形成了以北京、天津、山东为主体的北方基地、以广东地区为主体的南方基地、以长江三角洲地区为主体的华东基地等三大手机生产基地。

  截止到今年5月底,国内共有手机SMT线470条(含混载线及小灵通生产线)、组装线465条。华东地区分别占有197条SMT线、198条组装线;华南地区分别占有135条SMT线、102条组装线;华北地区分别占有138条SMT线、149条组装线。其余的生产线主要分布在贵州省贵阳市、湖北省武汉市等地区。

  截止到今年5月底,中国内地手机及小灵通年总产能已经达到50352万部,其中手机年产能为4.7828亿部、小灵通手机年产能为2524万部,主要分布在华东、华北等地。从1999年的15925万部,迅速增长到今年的50352万部,增长率高达216.18%。

  高速增长的市场需求,刺激了民间资本向手机产业的转移。在这种背景下,没有牌照的民营企业只好“曲线救国”——租照。这种无奈之举没成想造成了一种新的行业乱局,而管理部门也对这种出租采取了默认态度。

  在奥克斯状告信息产业部推倒国产手机的多米诺骨牌之后,针对手机5号文件的功过是非、手机牌照出租造成的行业混乱局面,全国政协委员、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科技委员会副主任雷震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问题主要表现在几方面:对原持牌照者的审查不够严格;原文件不够完善,有漏洞可钻;市场吸引力大,导致企业违规操作。这种违规操作肯定会带来一定负面影响,例如:无端加大了企业成本,会影响企业的研发力度和产品水平;对5号文件的初衷造成一定损害,造成政府的被动;也是造成腐败的一种温床。

  深圳维科电子的负责人对此表示,手机牌照出租已经成为一种行业的腐蚀剂,削弱了国产手机整个行业的竞争力。因为,牌照已成为一些企业赚钱的工具。这些出租牌照的企业不用搞产品研发,更谈不上市场营销和网络建设,其惟一需要经营的就是如何为自己的牌照找到一个好的买主。

  而手机牌照出租也是此次引发手机牌照“在野党”酝酿集体上书的根本诱因——根除手机行业的腐败。

  手机行业牌照出租的背后,也透露出转型时期政府管理部门的角色——从“管理员”向“服务员”转换的观念问题。

  政府部门从“管理员”到“服务员”

  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应着重强调政府管理部门的宏观管理和调控的职能改革,关键是处理好政府管理和市场的关系。在手机牌照问题上,更显现出政府管理部门对产业引导和宏观调控手段的运用能力。
 
   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高尚全曾撰文指出,我国虽然初步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经济运行市场化的基础已经确立,但计划经济的思维和管理方式仍然在现实中存在一定“市场”。现代市场经济体制是不排斥政府干预的体制,这一点很容易成为复归或强化旧体制的根据。因此,宏观体制改革的成功与否,关键在于能否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首先应该明确,计划经济体制的基本特征是政府对经济的行政性控制,各种经济杠杆或手段都是为这种控制服务的,这种控制与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政府干预有着本质性区别。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干预的前提是政府与市场功能的科学、合理界定,政府干预不仅不能违背而且必须要服从于市场规律。也就是说,政府的宏观管理与调控不是配置资源的前提,而是必须要以市场配置资源为前提的。配置资源的主体是市场,而不是政府。其次,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宏观管理与调控必须要严格依据法律授权来进行,并且一般不介入具体的经济活动。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总是强调自己的“宏观管理和调控”职能,很大程度上不过是计划经济时期行政性控制的翻版。因此,应通过立法、法律监督,限制、隔离政府直接干预经济活动的权力,为市场经济运行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

  在手机产业的发展环境上,政府管理部门如何与时俱进,对整个产业的发展进行宏观管理和调控,同时建立科学的决策机制、依法行政,对手机产业的发展进行有效的引导,也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虽然信息产业部的相关人员已经多次对5号文件的存留做出解释,并承诺将手机核准制改为备案制,但其显然与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和国务院的相关文件精神存在着巨大差距。

  习惯于计划经济“管理员”角色的相关管理人员,在观念上带有更多的对行业管理的强制性。而对于新时期的深化改革来说,如何与时俱进做好产业发展的“服务员”,即强化产业引导、市场监管,为企业提供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特别是民营企业在产出上的比重已经超过了国营企业2/3的背景下,对民营企业在手机这种大众消费电子产品的制造上设置政策壁垒,显然将大大挫伤民营企业的积极性。

  与此同时,此次手机牌照“在野党”酝酿集体上书的企业表示,这也是被逼不得已,希望通过这种行动争取自己参与市场竞争的权利。

  同时有关人士指出,信息产业部既是国家信息产业的政府职能部门,同时又是通信产业的主管部门;是政策制定者和执法者,更是国内电讯企业的后台老板。这种一肩挑二担——裁判员、运动员的多重身份,在制定电讯行业的准入政策方面,已经受到多方非议。此次手机牌照“在野党”酝酿集体上书一事,将对加快相关管理部门的职能改革有所推动。

  背景 无奈之举 还是过激行动

  10月12日,宁波市的民营企业奥克斯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一纸状书,状告信息产业部行政不作为。这是自今年7月1日《行政许可法》实施后,出现的首例民企状告国务院主管行政部门的案件。

  在争取“手机牌照”的诉求屡屡未能得到“婆婆”信息产业部的回应后,奥克斯最终采取了“对簿公堂”的“过激”行动。

  “民告官”至今未被法院立案受理,“我们还在耐心等待。”奥克斯通讯全国市场总监李晓龙说。

  奥克斯似乎有足够的耐心,但市场机会对企业来说稍纵即逝。一位租照手机企业老总表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对目前的手机市场来说,等待的滋味是眼看着钱从自己手边溜走,一点办法都没有。”也许这是引发数家民营手机企业选择上书方式,以尽快为自己在手机市场上拿到“身份证”的真正原因。奥克斯“法庭相见”的做法,在业内多数企业看来,也是被“逼上梁山”之举。

  “实在是被逼急了,奥克斯才会采取这种极端的做法。”深圳先科通讯公司总经理黄荣添如是评价。黄荣添很佩服奥克斯的勇气,因为与自己的主管部门法庭相见毕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虽然奥克斯表示:“我们对信息产业部的做法也表示理解,”但这次其显然是铁定了心要求得一纸“手机牌照”。

 

信息来源:中国商报网站 
 

通信技术,轻松查找 热门展会,预告报道
供求信息——慧聪网通信供求市场全面开张
慧聪网通信频道《行业周刊》免费订阅
相关信息
·香港收回两牌照 08年前不发新3G牌照(2004-11-30 15:08:39)
·观察:手机牌照寻租 看不见的“手”(2004-11-29 14:42:29)
·发改委提交3G报告:建议发放4张牌照(2004-11-24 08:54:25)
·3G牌照现阶段存在的问题只能在发展中解决(2004-11-23 18:22:41)
·中国3G牌照发放将推迟至明年年底(2004-11-23 17:51:03)
·传我国发3个全国3G牌照给四家运营商(2004-11-23 11:30:22)
·IDC建议明年发3G牌照否则影响奥运会(2004-11-23 10:20:18)
·和黄力争持CDMA牌照 印度明年上市(2004-11-22 10:21:08)
发表评论
标  题
署  名
联系方式
内  容
确  定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本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